湘蕉

我腐故我在

【香芋】Don't(3)

【香芋】Don't(3)

于半珊冷靜得令人擔憂,他和平常一樣認真企劃擬得認真、聊天聊得歡樂,絲毫看不出是一個剛失戀的人,肖奈甚至覺得他工作的效率小有提升。

「痾……兄弟啊,你還好吧?」郝眉悄悄蹲到于半珊的辦公桌旁,和遠處的丘永侯交換了個眼神。

「很好啊,我能有什麼事?」于半珊滿臉的疑惑讓郝眉感覺自己才是有問題的那個人。

「就……那個……」郝眉頓時支支吾吾也說不出句完整的話來。

「你是想問甄少祥?」郝眉瞪大圓滾滾的雙眼,點了點頭,「你是覺得我應該死去活來,一哭二鬧三上吊?」

「痾……」雖然于半珊說得直白了點,不過他們確實就是這麼想的,郝眉又點頭。

「我只是覺得我沒必要為了那種人影響我生活的任何一部分,」于半珊端起桌上的咖啡啜了一口,「既然他沒把我當一回事,我沒必要像傻子一樣死守著什麼。」就口中正在訴說的事情與自己無關一樣,語氣十分平淡,內容卻讓人止不住地心疼。

「那個……我只是想問,需不需要我們幫你什麼?」郝眉不好意思地撓了撓後腦,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眼神又飄向丘永侯那兒。

「不用了,謝啦兄弟,」于半珊拍拍郝眉的後背,「你也不用再看猴子了,直接幫我去謝他吧。」

「有什麼需要的話就跟我們說,別自己憋著。」見于半珊點頭,兩人相互給了一個安心的微笑,郝眉才回到座位上。

見于半珊心中豁達也表現得自然,大家也就放心許多,很快就回到了以往的和諧氣氛,感覺甄少祥的存在只是眾人一起作的一場夢,過後完全消失在所有人的記憶之中,直到那人再度出現。

「鈴鈴鈴——」今天第二十八次,而時間也才不過早上十點,眾人雖然都被吵得受不了,但一發現聲音的來源是于半珊的辦公桌,就大概猜測到情況,不敢有所動靜。

這是于半珊分手後一個月,甄少祥在他心裡已經不如幼兒園時的、現在都叫不出名字的同學了,卻沒想到他還會再打電話來,而且自己早已把他給拉黑了,只是那串號碼背得太熟,想忘記還不容易。

忍無可忍,于半珊深吸一口氣把電話接通,「喂,您好?」

「半珊,我們見個面好嗎?」

「不好。」還沒等對方回應,甚至連話語的尾音有沒有傳到另一頭都還不確定,于半珊就瀟灑地掛上了電話。

「鈴鈴鈴——」對方好像還挺有耐心的,馬上又撥了一通。

「等等等——」于半珊手都還沒碰到電話就被阻止了,「我來!」郝眉毫不猶豫地接通。

「半珊……」

「我半你大爺,你信不信你再打一通電話過來老子黑了你全公司的電腦?」郝眉激動得脖子上的青筋都浮了出來,在白皙的頸子上襯得更明顯,「你最好不要再想和于半珊有任何交集,小心我滅了你,渣男!」

一旁的于半珊忍不住笑出聲,第一次看到郝眉如此爆氣的樣子,心中一方面覺得很感動,另一方面又覺得很可愛,「要不你直接把電話給他,你們兩個聊?」

郝眉一腳踹過去,「你眉哥這麼有情有義,你還有點人性嗎?」于半珊半舉起雙手表示投降。

致一在郝眉的庇護之下好不容易寧靜了一上午,萬萬沒想到在傍晚接近眾人下班的時刻,于半珊的電話又響了,這回于半珊趁著郝眉不在偷偷接了。

「你到底要做什麼?」

「半珊,你真的不能和我見面嗎?我想當面和你說。」懇求的語氣竟讓于半珊感覺有些真誠,一時回答不出話來,既不敢貿然答應又無法果斷拒絕。

「你到底要做什麼?」于半珊微微蹙起眉頭,還是告訴自己不能輕易相信這個人。

「我……去你們公司接你行嗎?」于半珊腦子一熱,連自己什麼時候從鼻腔發出一個嗯都不曉得,「等我。」對方馬上掛了電話,他這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

「我真的很抱歉,」

「嗯。」

「我其實想了很久,」

「嗯。」

「關於之前對你做的那些事,」

「嗯。」

「你離開了以後我才發現我是真的愛你……」

于半珊一直一副愛聽不聽的樣子,其實更像是怕從對方口中聽見什麼,頻頻打斷對方的話,卻沒想到最終還是被逼得啞口無言,他拿起桌上的茶杯故作輕鬆地抿了一小口,實際上是為了擋住他慌張的神色,他也沒辦法去忽視自己有些顫抖的手。

「甄總把我找出來就是為了說這個?」于半珊輕笑,雖然知道對方的話可信度低得嚇人,但他的內心到底在期待什麼?最好的辦法就是趕緊逃跑,于半珊才剛抓起自己的包,對方就又開口。

「我要說的是,能不能給我個機會再追你?」時間像是被暫停了,兩人都維持著這句話飄出同時的動作,周圍的空氣凝結。

「甄總,」于半珊正眼對上甄少祥,「你該知道,我並不傻。」

人走了,甄少祥連他的背影都沒追上,心裡空落落的,不過比起當初對于半珊造成的傷害,這根本算不上什麼,甄少祥失神地攪動眼前的咖啡,腦中反覆思索著下一步。

「靠,你說啥?那渣男想跟你復合?」郝眉揚起尾音高聲喊了出來,一旁于半珊馬上慌忙地捂住他的嘴。

「我說眉哥你能不能小聲點?」郝眉發現全辦公室的人視線都往這裡掃了過來,才壓低聲音向于半珊靠近了一點。

「不是,他怎麼有臉說得出這種話?」于半珊攤手表示自己也不曉得甄少祥這回是什麼操作,「他是打算再羞辱你一次?」

「要不你直接跟老三聊聊?」丘永侯提出建議。

于半珊搖搖頭,「老三最近也不閒,別麻煩他了,況且還不知道那貨想幹嘛。」視線看進肖奈的辦公室,果然從一早來到公司就沒看他停過手邊的工作。

「老三沒空我們也得自立自強,」郝眉眼底閃過意味深長的笑意,「走,黑他電腦去!」

不過真億畢竟也是大公司,總裁工作電腦的防護自然不會太容易破解,於是此時三個資工人才擠在同一臺電腦前研究他們的計劃。

「咳嗯,眉哥,還是找你家那位?」終於在第四十次入侵失敗之後,丘永侯累得癱在一旁的電腦椅上,眼神向KO的座位瞟了瞟。

「那怎麼可以?」郝眉拍案而起,「你眉哥我可是曾經的省狀元,怎麼能成了吃軟飯的男人?」

「不是啊眉哥你要搞清楚,」被郝眉指著鼻子大吼的丘永侯無奈地拍掉對方的手,「我們又不是在比賽,這可是為了半珊。」

「說的也是。」郝眉一秒被說服,馬上就跑去找KO了,丘永侯忍不住對著他的背影翻了個白眼。

才過不到半小時,郝眉就蹦蹦跳跳地跑了回來,「完美搞定!」

「還是你家那位靠譜。」于半珊認同地頻頻點頭,被兩位好友背叛的郝眉氣得跳腳。

「那也是我指點他的!」郝眉不甘示弱,于半珊保證他看見遠處的KO朝這裡投射了寵溺的目光,猝不及防被塞了滿滿一口狗糧的他頓時語塞。

接下來好一陣子甄少祥沒再和于半珊聯絡,本應該感到清淨悠閒正如他意的于半珊,卻無法不承認心底那麼一點點的失落,果然又只是釣看看會不會上鉤吧?當初居然有一瞬以為對方那看似深情的模樣是真的,能掉進同樣一個坑兩次,于半珊都開始鄙視起自己了。

「哼哼,看你眉哥一出手,便知有沒有!」自從把甄少祥電腦清空的那天起,郝眉就天天到于半珊面前討誇獎,而于半珊也都會十分配合地敷衍幾句。

「是啊,沒有眉哥我還真不知道日子怎麼過下去呢!」于半珊微微挑起眉,郝眉也不曉得是刻意無視了語中的刺或是真的傻,一臉得意地蹦跳回去了。

電話響了,全辦公室裡面人都瞬間切換到戒備狀態,目光齊刷刷地射向于半珊。

「我媽、我媽!」于半珊尷尬地笑著晃晃手中的螢幕,才在數十道帶著銳氣的眼神中解放。

「喂,媽,我過幾天就回去了您別催!」于半珊把手機拉遠了些,周圍的人都能聽見另一頭的喋喋不休,「好好好我都知道,回去再說!」趕緊把電話給掛了,于半珊慶幸自己保住了耳膜。

「你媽又催你娶媳婦啦?」丘永侯看著驚魂未定的于半珊,大概就猜到電話內容了,肯定要在第一時間調侃對方。

「呵呵,」于半珊無力,「我都還這麼年輕她每次都不關心我,只關心我那根本不存在的媳婦。」兩手一攤,表示他也好無奈。

「我研究所有個女同學剛分手,要不要試試?」突然想到有這麼一件事,丘永侯大方地分享出來。

「不必了,你還不如把遊戲新版本試一試。」于半珊直接用腳把丘永侯的電腦椅連人推他的座位去。

實際上他也不是不想,只是他無法否認自己心裡還有甄少祥,在這種狀態下不論和那個女孩交往,他都覺得太虧待對方了,他決定等到甄少祥在自己心中完全被除名的時候,再來考慮自己的感情問題。

于半珊閃身進了茶水間,打開水龍頭捧起一大捧的水往自己臉上拍,抬頭看進鏡子裡一臉愁苦的自己,為了不讓好友們擔心而裝模作樣了這麼久,連自己都快要被騙了,不得不說真的真的很累。
承認脆弱,可能需要更多勇氣。

—Tbc—

【寬修】才不要和你穿情侶裝(H)

【寬修】才不要和你穿情侶裝(H)


小破車兒


真的太喜歡這對了,就算車開得很渣也想表達我的愛

甜到能嗑一輩子的CP真的

【香芋】Don't(2)(H)

【香芋】Don't(2)(H)


久違滴車


我每次都在想我是不是劇情都跳得太快讓人看不懂,

如果有這個困擾的話麻煩要讓我知道~

今天超級喪所以小虐一把,

畢竟本來甄同學就是渣男人設嘛,也不算負了他!

【香芋】Don't(1)

【香芋】Don't(1)

于半珊把面前的人一下推到了牆上,拳頭毫不留情地一個接一個狠狠砸了上去,而受害者沒有閃躲更沒有還手,僅僅是任憑他這麼做,看似凶狠的毆打卻一下比一下更無力,最後于半珊整個人失了平衡,重重跌坐到地上,他把整張臉都埋進屈起的膝蓋之間,身子不停明顯地發抖著。

于半珊從沒想過自己會如此狼狽——至少在和甄少祥分手前,他沒有想過,而其實直到現在,他也不相信這結局的樣子會是屬於自己的。

他們第一次相遇,是在去年的春天,一個萬物生機勃勃的季節;一個溫暖又溫柔的季節也是一個讓愛情悄悄萌芽的季節。

于半珊永遠記得甄少祥對自己說的第一句話,「你的眼睛真好看。」在一個合作案的會議上,他說的不是于總好、不是幸會、不是久仰這些客套的話,而是那聽來有些曖昧又撩人的讚美。

于半珊被這突如其來的誇讚弄得害羞,眼神不自在地到處亂瞟,臉頰也浮上了一層淡紅,「小甄總,您……這兒沒事吧?」于半珊用食指比了比自己留著俐落短髮的頭,尷尬地說。

甄少祥衝著他這可愛的行為莞爾,嘴角上揚的弧度、眼角微彎的形狀,像一縷金燦的陽光,溫柔地讓于半珊感覺自己只因這一個眼神就化作一灘水,看著他這張笑臉,自己不知不覺都出了神。

「我們認識一下吧?」甄少祥朝他伸出了右手,過了好幾秒于半珊才反應過來,不過甄少祥也絲毫不怕尷尬的樣子,等待于半珊回應的手堅定地停在半空中,「痾……沒、沒問題。」于半珊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立刻不好意思地握住對方的手,他們就這麼相識了。

從此之後不論甄少祥是否有必要到致一開會,于半珊總能在下班時間看見致一的大門口旁,甄少祥倚在他那輛不一眼認出也難的高調豪車上,「咦,小甄總今天怎麼會來,會不是都開完了?」第一次見到時于半珊傻傻地問。

「接你下班,我們去吃晚餐,」面對甄少祥的直截了當,于半珊手足無措,傻愣在原地,「我請你,上車吧!」然後于半珊就這麼被拉上車了,第二次他還是問了一樣的問題,然後得到了一樣的回應,問到第三次以後他就不問了,但他覺得有些奇怪。

雖然起初有些尷尬,不過經過不下三個月的『晚餐約會』,兩人的相處也算是自然了許多,關係也稱得上是朋友,只不過直到現在,于半珊心裡還是有那麼一點不解,為何全致一這麼多人,他不挑郝眉(雖然還想活命的人都不會這麼做),不挑丘永侯,還有其他有參與這次合作案的同事,難道是因為他長得特別帥?好像也說不過去。

從一起吃晚餐到送自己回家,于半珊雖然不想往那方面去假設,但他怎麼覺得這好像做某種行為的起手式——泡妞。

從送于半珊回家又到每天一大早載于半珊到致一去上班,兩人親密的行為早就讓致一的友人們三番兩次提出質疑,最後連于半珊自己都開始疑惑了,他們到底算是什麼關係?好朋友有需要做到這種地步嗎?更重要的是,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上他了?

又是一個兩人一起共進了晚餐的夜晚,于半珊駕輕就熟地坐上了副駕駛座,順手輕輕帶上了車門,「你趕著回家嗎?」于半珊停下了繫安全帶的動作,靈動的雙眼朝著甄少祥轉了一圈,「沒,不急。」聽見這個回答又讓甄少祥漾開一個微笑。

「帶你去個地方好嗎?」于半珊點點頭嗯了一聲,他無法忽視自己的心跳突然瘋狂地加速,他甚至覺得一旁專心開車的甄少祥都能聽見他心口的撞擊聲,明明目的地未知,他卻沒有任何一絲不安、慌張,有的只是興奮和期待,他假裝內心沒有這些亂七八糟的情緒,頭靠上車窗閉起眼睛,卻怎麼樣都無法入睡。

車子漸漸減了速,停了下來,甄少祥先下了車走到另一側去替于半珊開了車門,第一次受到這種待遇的于半珊有些不自在,尷尬地道了謝,甄少祥握住他的手腕給他支撐,于半珊低下頭來怕自己羞紅的臉被看見了,殊不知毫無掩蔽的耳根已經出賣了他。

只有微光照映的河濱格外浪漫,對面城市裡的燈光像是五顏六色的星彩閃爍著,他們並肩緩步而行,這裡一個人都沒有,于半珊感覺整個世界都好安靜、好悠閒,好似為了他們停下腳步一樣。

平時在回家的路上他們會互相分享公司裡的事、家人和親朋好友的事,此刻他們卻有種不約而同的默契,兩人一句話都沒說,耳邊只有忽遠忽近的蟲鳴。

自己的手心突然有了不同的溫度,于半珊的視線順了下去,甄少祥小心翼翼地牽著自己,于半珊不再往前走,他有些尷尬,不知是該把手給收回來亦或者握得更緊,就這麼僵持著。

「半珊,」甄少祥認真地看著他的雙眼,于半珊從甄少祥眼裡的倒影看見自己的神色此刻有多麼不安,「做我男朋友吧?」于半珊倒抽了一口氣,還來不及考慮點頭還是搖頭,對方柔軟的唇就已經貼上自己了。

這時候還不拒絕,就是答應了吧。于半珊闔上眼皮,生澀地回應。

消息傳進公司裡的時候,全致一都瘋了。

「就說你倆有JQ,還死活不承認,現在有全公司的證人,」丘永侯用手拉出一條弧線劃過所有同事,像是在展示什麼稀世珍寶,「賴不掉了吧!」

「什麼JQ,會不會說話?」于半珊朝丘永侯的後腦拍了一下,「我這是正當外交!」雙手環胸,一副義正辭嚴的模樣。

「是啊,搞外交搞出個老公,還有誰能比我們于總會搞?」郝眉嘴裡邊嚼著KO做的甜點,臉上寫滿了嘲諷。

「死美人兒,就你最沒資格說我,看你都被你老公餵成什麼樣了,看見你我就想運球!」于半珊手上還順帶做了個運球的姿勢。

架還沒吵完,話題的另一位當事者就現身了,「半珊在嗎?」郝眉神情曖昧地用胳膊撞了撞于半珊,全致一的同事們臉上看戲的表情簡直不能更明顯,于半珊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甄少祥輕輕揉亂于半珊的頭髮,「你幹嘛呢,大家都在看!」于半珊一把拍掉他的手,眾人的表情越來越曖昧,于半珊一個狠戾的眼神掃了過去,郝眉和丘永侯死死按著對方的嘴才忍住沒笑出來。

「你不是應該找老三才對嗎,怎麼是跑到這兒來找我?」于半珊的下巴朝肖奈辦公室的方向點了點示意。

「我是來找肖奈沒錯,」于半珊眼裡瞬間閃過連他自己都沒察覺到的失落,「不過你比什麼都重要。」于半珊紅了臉,以前總是嘲笑郝眉在KO面前就像戀愛中的小女孩一樣,不過此刻自己也沒什麼資格去說郝眉了。

于半珊感覺自己只要遇上了甄少祥,什麼原則都能被推翻了:從前不愛出門的他,只要甄少祥一有空說要帶他出去玩,他想都沒想就會一口答應,甚至早早就把東西都給準備好了,為了空出時間甚至願意瘋狂加班;從前在電視劇裡看見浪漫甜蜜的橋段或者臺詞,他一定第一個吐槽,說這麼瞎的劇本到底是哪個蠢材編出來的,不過現在甄少祥為他做的每一件事、說的每一句話,他都覺得浪漫極了;以往打遊戲時最討厭被人打擾,除非真的有重要緊急的事,否則就算是肖奈他們也打擾不得,現在他卻時常為了接甄少祥的電話就算遊戲角色死了被隊友罵個半死也不在乎。

甄少祥是個非常溫柔而且貼心的人,于半珊曾經聽說過甄少祥交過不少女朋友,也許是和這有關聯吧,所以他很懂得討情人的歡心,當于半珊心情不好的時候他總能把于半珊哄得心裡又放了晴,于半珊工作忙的時候他也就不去打擾,而是默默在于半珊加班的夜晚送上宵夜,他的一舉一動,都非常吸引于半珊。

交往一年又幾個月的過程中,甄少祥很盡力地與他一同創造許多美好的回憶,只要是有甄少祥的回憶,對于半珊來說都帶著甜味。

但最令于半珊難以忘懷的,永遠都是那一晚,改變了一切的那一晚。

—Tbc—

這可能不只會有上中下所以就先用編碼~

另外香芋拖這麼久是因為我其實之前全部打完又不滿意刪掉了

然後下篇按照慣例就還是車

這首歌超級好聽的哦也是我入坑Ed的歌,推薦大家去聽看看

【ForthBeam】佔有(H)

今天我總算能合法開車啦~

慶祝一下開個小車

跟兒童節沒關係(#


連結兒


下半部不是車不過我想說要換來換去很麻煩就一次轉成圖片啦

【ForthBeam】壯舉(PWP)

生平第一次知道有520這個節

不過這個文也跟520沒關係(#

純粹瞎開個車

一樣還請溫柔點~

連結兒

另外這首歌真的超級好聽

大力推薦

【MingKit】Abnormal Pocky Game(PWP)

連結兒

就純開個車,

第一次在這裡發文,

還請溫柔點~

【香芋】小別(H)

【香芋】小別(H)


玩具小車車

微博的

---

這篇其實是因為這陣子在準備考試,

有時候壓力大就會不小心對別人很兇,

無意間就會傷了別人,

所以希望大家忙的時候也不要忘了注意跟親友的關係哦!

另外太久沒開車有點不知所云請見諒啦~

最近還有申請大學的事情要處理,

可能還是不能很頻繁的發文,

請大家再等我一下下啦~

【香芋】暖冬(H)

現在是寒假了,

距離考試剩下三個月,

我偷偷犯個規浮出水面,

不過太久沒開車手生了,將就著看看吧,

晚安。

不會開車

話說手機能放外鏈嗎?

能的話希望有人教教愚蠢的我

可口

讀書累了吃點宵夜😂😂
低能的腦洞希望不要被吞了
好想趕快考完試再發文
已經好久沒看到香芋的車😢

———
唇瓣貼上淡粉色泛著誘人光澤的肌膚,甄少祥伸出舌尖欲細細品嚐,甘甜的滋味從味蕾一路炸開,溫潤柔滑的觸感令他愛不釋口,唇齒不自覺地想要更多、更多,大腦也下令要不斷地索求。

「半珊你怎麼不吃啊?不餓嗎?」甄少祥有些擔憂地問著對面的人,一邊用筷子夾起一塊生魚片沾了沾芥末醬油餵進于半珊嘴裡。

于半珊呆呆地張嘴接受對方的餵食,嘴上咀嚼著,心思卻早就不在食物上了。

「我本來就不愛吃日料,你不用管我,快吃吧!」于半珊才不會說他居然會覺得對面那人吃東西的樣子性感到不行,看得他都忘記了要怎麼拿筷子,只覺得想撲上去啃甄少祥。

「看見網路上面很多人推才帶你來的,沒想到你還是不喜歡,好可惜哦……」甄少祥有些失望的噘起嘴。

白痴,這可能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日料,但是因為你在身邊,再好吃的東西也都變得平凡。

———
于半珊一口把嘴邊的柱狀物含入口中,舌尖仔細地把前端即將要滴下的液體舔進去,小力地吸吮著發出嘖嘖聲響一股淡淡的清甜滑入咽喉,他滿足地輕輕嘆了口氣,由於吃得太過認真,嘴角還不經意地沾上些許水漬。

一旁的甄少祥再也無法隱忍了,湊過去吻掉于半珊唇邊的小水痕,「半珊,你是有心勾引我,還是故意的?」

充滿磁性的嗓音在耳邊炸開,于半珊一下就紅了臉,「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一邊去,我吃東西呢!」伸手想推開眼前打擾自己進食活動的無賴,對方卻絲毫沒有被推動。

甄少祥捉住于半珊握著冰棒的手,強迫他把冰棒餵進自己嘴裡,「既然半珊這麼主動,我怎麼能不給點表示呢?」冰滑入甄少祥喉嚨時喉結的滾動讓于半珊一時看傻了眼,立馬被對方趁虛而入,輕輕鬆鬆壓在身下,沒了冰的木棍也被隨意丟到地上去。

靠,到底還能不能好好吃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