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蕉

我腐故我在

可口

讀書累了吃點宵夜😂😂
低能的腦洞希望不要被吞了
好想趕快考完試再發文
已經好久沒看到香芋的車😢

———
唇瓣貼上淡粉色泛著誘人光澤的肌膚,甄少祥伸出舌尖欲細細品嚐,甘甜的滋味從味蕾一路炸開,溫潤柔滑的觸感令他愛不釋口,唇齒不自覺地想要更多、更多,大腦也下令要不斷地索求。

「半珊你怎麼不吃啊?不餓嗎?」甄少祥有些擔憂地問著對面的人,一邊用筷子夾起一塊生魚片沾了沾芥末醬油餵進于半珊嘴裡。

于半珊呆呆地張嘴接受對方的餵食,嘴上咀嚼著,心思卻早就不在食物上了。

「我本來就不愛吃日料,你不用管我,快吃吧!」于半珊才不會說他居然會覺得對面那人吃東西的樣子性感到不行,看得他都忘記了要怎麼拿筷子,只覺得想撲上去啃甄少祥。

「看見網路上面很多人推才帶你來的,沒想到你還是不喜歡,好可惜哦……」甄少祥有些失望的噘起嘴。

白痴,這可能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日料,但是因為你在身邊,再好吃的東西也都變得平凡。

———
于半珊一口把嘴邊的柱狀物含入口中,舌尖仔細地把前端即將要滴下的液體舔進去,小力地吸吮著發出嘖嘖聲響一股淡淡的清甜滑入咽喉,他滿足地輕輕嘆了口氣,由於吃得太過認真,嘴角還不經意地沾上些許水漬。

一旁的甄少祥再也無法隱忍了,湊過去吻掉于半珊唇邊的小水痕,「半珊,你是有心勾引我,還是故意的?」

充滿磁性的嗓音在耳邊炸開,于半珊一下就紅了臉,「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一邊去,我吃東西呢!」伸手想推開眼前打擾自己進食活動的無賴,對方卻絲毫沒有被推動。

甄少祥捉住于半珊握著冰棒的手,強迫他把冰棒餵進自己嘴裡,「既然半珊這麼主動,我怎麼能不給點表示呢?」冰滑入甄少祥喉嚨時喉結的滾動讓于半珊一時看傻了眼,立馬被對方趁虛而入,輕輕鬆鬆壓在身下,沒了冰的木棍也被隨意丟到地上去。

靠,到底還能不能好好吃東西了?

【香芋】Marry You(七夕情人節快樂~)

【香芋】Marry You(七夕情人節快樂~)

 

窗外透進臥室內的陽光曬醒了熟睡中的于半珊,他迷迷糊糊睜開雙眼去適應光線,順手整理了一把凌亂不堪的頭髮,視線掃向床的另一邊,好像有哪裡不同。

混沌的大腦努力思索了幾秒鐘,終於察覺出來了,原來是平時一大早總喜歡把自己緊緊摟住的那塊橡皮糖失蹤了。

環顧四周,完全沒有一點蛛絲馬跡,甚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房間變得乾淨了一些,馬上就決定放棄尋找的于半珊伸手去搆床邊茶几上的水杯,卻先摸到了一張A4大小的紙板,于半珊微微皺眉,把紙板拿到自己面前仔細端詳。

「緊急任務!!
尋找老公大作戰!!!
快來找回遺失的老公吧!!!!」

于半珊黑人問號,一定是自己昨天手機玩得太晚都出現幻覺了,揉揉眼睛再看一遍,依舊是幾個愚蠢的大字和整個版面的驚嘆號。

「又再搞什麼把戲,白痴!」雖然嘴上這麼說,不過于半珊實際上已經開始翻箱倒櫃,想想甄少祥這個人體格可不小,於是首先打開了高出自己許多的木製大衣櫃,人沒在裡頭,不過有個禮物盒放在顯眼的位置,于半珊拿下來準備拆開,想想甄少祥可能不安好心,仔細翻看盒子,發現底下貼著一張字條,「別看了,我的人格有什麼好讓你懷疑的?」

就是考慮過你的人格我才這麼懷疑,于半珊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還是乖乖拆開了禮物盒,裡頭靜靜躺著一張相片,用樸素的相框裱了起來,是自己的側臉,而且百分之百是被偷拍的,翻過照片背面,上頭寫著「你是陽光但是卻能照進半夜裡。」于半珊忍不住笑了,甄式風格的浪漫,估計也只有自己吃他這一套,相框上還夾著一張字條,「第一次。」

 

于半珊此刻覺得自己考進A大的聰明才智用錯了地方,羞紅著臉翻找自己剛離開的床鋪,在甄少祥平常睡的那顆枕頭下找到了……一打套套,于半珊才要把這厚臉皮的禮物投擲出去,就看見上頭又黏著一張字條,「先別急著丟,提示在第三個上。」于半珊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認真地去讀套套上寫的字,雖然甄少祥夠智障,但不知不覺中自己也跟著一起智商下線了。

 

「找了這麼久,肚子餓了吧?」于半珊才想起來從起床然後玩這個莫名其妙的遊戲過了幾個小時到現在,自己還沒有吃任何東西,先是走到餐桌旁,不過上頭空空如也,繼續往更裡面的廚房走,于半珊發現自己玩這遊戲還挺起勁的,廚房裡頭的廚具隨便都有幾十種,他居然有足夠的耐心把每一樣都拿下來看。

于半珊本來就晚起了一些,經過這麼一折騰時間都接近正午了,于半珊幾乎都忘了飢餓,滿腦子都只想著要趕快找到下一樣禮物,最後終於在打開冰箱的那一瞬間看見貼著紙條的馬克杯,裡頭裝著他最喜歡的香蕉牛奶,他也沒忽略了馬克杯旁邊那突兀的平板電腦,平板被冰得有些凍手,于半珊差點沒拿穩就往地上砸了,平板的畫面停留在一個影片上。

 

喝了一口香蕉牛奶,于半珊把影片按了播放,熟悉的聲音馬上傳了出來。

 

「嗨,愚公師兄!」貝微微朝鏡頭揮了揮手,于半珊就猜想這影片可能是把全致一的人都找來輪流拍吧,沒想到下一秒鐘是甄少祥進入了畫面,並且和貝微微距離不到一公分,「半珊~」甄少祥也朝鏡頭揮了揮手,但于半珊臉上只有寫著大大的不爽。

 

「去你的,把你的手從微微師妹肩膀上拿開,別以為大家都忘了你YY過微微師妹,你就不怕老三扒了你的皮?」明明知道對方根本聽不見,于半珊還是忍不住破口大罵,影片裡兩人說了些甚麼也根本聽不進去,眼裡全是甄少祥搭在貝微微肩上的那隻手。

 

香蕉牛奶一下子就被喝完了,于半珊只差沒連杯子都嗑了,稍微降火了些,他突然想起上頭還貼著紙條,「別生氣了,洗個澡冷靜一下吧!」

 

于半珊走進浴室裡,洗手台上放著一個大大的袋子,于半珊把裡頭的方盒拿了出來,又拆了一層防塵袋,「過度包裝了吧這……」無奈地吐槽,但攤開防塵袋裡頭的東西,令他大吃一驚。

 

是他們交往之後過的第一個甄少祥的生日裡,他送給甄少祥的一套西裝,現在甄少祥又送了一套一模一樣款式的給他了,正好滿足甄少祥一直說希望兩人能有一套情侶西裝的心願,于半珊心裡有些感動,也就消氣了,只是這回提示的字條沒有在袋子裡,每一層包裝上也都見不著它的蹤影。

 

于半珊看了看時間,自己居然從一大早就這麼一路找到了下午三點,這時候就忍不住抱怨起甄少祥那土豪的房子怎麼這麼該死的大,連要從浴室裡找到一張紙條都猶如大海撈針,于半珊想想自己的衣服既然都被汗水給浸濕了,不如就真的沖個澡也不錯。

 

才剛拉開浴簾,找得千辛萬苦的紙條就從簾布上緩緩飄落,于半珊重重嘆了一口氣,身為遊戲公司的重要幹部,解謎的遊戲自己也玩過不少,沒想到甄少祥的心機也如此重,非要讓自己找到都快把整棟房子給掀了。

 

「玄關。」這回直截了當地寫了出來,于半珊想想一般這種提示不都是甚麼文謅謅的藏頭詩之類的,甄少祥每個提示都還算淺顯易懂,是在貶低自己的智商嗎?

 

玄關的地板上放著一個巨大的花束,于半珊把它捧了起來,每一朵花都有著五片深紫色優雅的花瓣,上頭青藍色的脈絡十分搶眼,中間淡藍色的花蕊也是小花的形狀,在翠綠色葉片的襯托之下更加美艷,雖然這花很漂亮,不過于半珊完全看不出它是甚麼花。

 

仔細一看,每朵花中心都托著一顆小小的紙星星,這他就孰悉了,初中的時候大部分的女生表白都是用摺紙星星來送給心儀的男同學,于半珊本人當然也是有收過的,拆開最中央那顆,「C'estla plus belle aubaine que je t'aie rencontré.」拆開來每個字母都看得懂,但于半珊壓根不明白它的意思。

 

有些害怕接下來的每一顆也是這種看不懂的語言,于半珊一股腦就把所有星星都拆開了,結果發現每一顆星星上都只寫了一個字,他花了一些時間才拼湊起來,「寶貝,我在後院等你 ❤」搞了這麼久,原來就只是在後院而已。

 

太陽漸漸下山了,前面的遊戲讓他耗費太多體力,于半珊坐在沙發上休息,終於可以停下來喘口氣了,其實他心裡還是有些緊張的,不知道接下來甄少祥還有甚麼樣的花樣。

 

從玄關走到後院,于半珊的心越來越忐忑,直到踏進後院的那一刻,他驚訝的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致一的小夥伴們一字排開,于半珊無法假裝自己沒看見肖奈那「父愛如山」的表情,還有眼前西裝筆挺的甄少祥,他看上去也同樣不安,「半珊,今天是七夕,情人節快樂,」他撲通一聲單膝跪到地上,「我們結婚吧!」他抬頭看著于半珊,但于半珊整個人像被點了穴一樣定格在原地,甄少祥只好有些尷尬地拉著他的手,把戒指套進他骨節分明的手指。

 

「等等等,」于半珊把手裡的花推到甄少祥面前,「人家不都送紅玫瑰嗎,你送的是甚麼?」

 

「紅玫瑰是西方人的浪漫,我送的是桔梗花,它的花語是永恆的愛,就像我對你。」在這麼多熟人面前被這樣告白,于半珊的臉頰染上淡淡的粉紅。

 

「那這又是甚麼?」這回把那張看不懂的字條塞到甄少祥手裡,甄少祥看了之後不禁輕笑出聲,「C'est la plusbelle aubaine que je t'aie rencontré,」他語氣深情地重複了一遍,「我遇見你是最美麗的意外。」于半珊的臉又更紅了些。

 

「可是我還沒答應和你結婚啊,」想到之前甄少祥三番兩次提起要帶著他出國去把婚結了,于半珊就有些慌張,「我才不要去國外結婚!」

 

「放心,我已經拜託KO也幫我們兩個『領證』了。」KO怎麼可能平白無故幫這種忙?于半珊看向KO的方向,就看見郝眉和甄少祥之間曖昧的眼神,就知道是先收買了郝眉。

 

「還有我說的是我們結婚吧而不是你願意跟我結婚嗎,所以你沒有選擇權!」

 

「我說于半珊啊,人家和你求婚你趕快答應就是了,哪來那麼多廢話?」一旁的丘永侯終於忍無可忍,手搭上于半珊的後背把他整個人往甄少祥的方向推近。

 

「好吧,看在你還設計了這麼多把戲,我就勉強同意了。」甄少祥聽見這句話興奮的把于半珊一把公主抱了起來旋轉了好幾圈,直到于半珊暈得受不了了才把他放下來,重心不穩的于半珊一下就跌進了甄少祥懷裡。

 

「半珊,情人節快樂,我愛你!」甄少祥在于半珊耳邊輕聲訴說著情深。

 

「我……也愛你啦,白癡……」于半珊把頭埋進甄少祥頸子裡悶悶地說,「情人節快樂。」

 

-Fin-

大家情人節快樂~

終於趕在十二點前發出來

我還是繼續去吃狗糧了

【一件小事】

從我手癢發表了第一篇文章到現在,差不多經歷了七個月,今天也正好達到200個粉絲,雖然是個小數字,但我真的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

由於這個暑假就要結束,我也即將升上高三了,為了能專心考大學,這一年我必須暫時停止寫文。

真的超級捨不得大家,給我按過愛心、留過評論、發過推薦的每個人,謝謝你們出現在我的生命裡,你們都是我人生中最精彩的一頁。

最感謝的還是顧漫大大,因為她寫出了這麼好一個作品才能讓我們相遇,世界上這麼這麼多CP,我們能愛上同一個也是難得的緣分吧!

不過我也不是完全消失只是不寫文了而已~並且一年後的今天,不管你們還在不在,只要Lofter還沒有消失,我一定會再發文的。

其實本來想過要不要最後甩個上篇等到一年後再來補下篇,後來想想好像挺缺德,而且我自己肯定是第一個忘記劇情的,就還是留個結局給大家,另外這也是為什麼《你的夢》的這輛車會特別長的原因,表面上是說他們倆捨不得對方,其實我才是真正捨不得結束的那個人。

從來沒想過這件事會在我的生活中佔這麼大一個位置,雖然我不是很勤勞(對不起各位QQ)但每次看見你們的喜歡、評論都是我最開心的事。

另外早上有人提醒我才意外發現今天七夕於是等等補個賀文然後就真的要滾了。


Vous êtes le plus splendide paysage de ma vie.
你們是我生命中最美麗的風景。

我們一年後再見,好嗎?

【香芋】你的夢(下)(H)

【香芋】你的夢(下)(H)

你的夢

---

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這次的車比以往都長

讓我心和腎都好累

祝大家食用愉快 晚安


【香芋】你的夢(上)

【香芋】你的夢(上)

 

「你都這麼大個人了,怎麼還跟小時候一樣?」于半珊口中不停碎唸著,手上則是把一杯溫開水放到了床頭,彎下身子準備把病人給扶起來。

病號甄少祥則是痛苦得連回應都做不到,只能重重咳嗽幾聲表達自己的委屈,而此舉換來的是于半珊對自己臉頰的狠狠蹂躪,甄少祥連忙換上苦苦求饒的表情才讓對方放過了他。

乖乖服下了感冒藥,于半珊又重新量了量他的體溫,簡單做了個紀錄後就要甄少祥躺好休息一會兒,甄少祥卻遲遲沒有躺下,而是拿起了桌面上的簽字筆,在冰袋的包裝紙上寫了些字。

于半珊湊近一看,上頭符咒般的字體寫著「對不起」,不自覺擰起了眉,甄少祥一見他的反應,馬上又在一旁畫上一個歪歪扭扭的愛心,于半珊的表情這下緩和了許多,一把搶過甄少祥手上的筆,「白痴。」捉住他的肩緩緩把甄少祥按回床上就離開了房間。

甄少祥忍不住失笑,于半珊絕對臉紅了,就和小時候一樣。

———
「于醫生,真的太謝謝您了,我們家少祥身體一直不太好,總是麻煩您。」甄媽媽不停鞠躬表示謝意,一旁的甄爸爸也跟著不停哈腰,于醫生不好意思地打斷了他們,「別這麼說,這是我應該做的,我已經讓半珊去照顧少爺了,沒什麼大問題應該明天就能好。」

甄媽媽又連忙謝了好幾聲,才送走了于醫生,回到甄少祥房裡,就看見于半珊正熟練地替甄少祥量著體溫,覺得十分可愛又感動,就走進房內摸摸于半珊的頭,「辛苦了,累了就去休息吧,不用一直守著少祥了。」

于半珊搖搖頭,「沒關係阿姨,我擔心他一會兒又發燒了。」

耳聞了全程的甄少祥努力定住即將上揚的嘴角,于半珊每次悉心照顧生病的自己的模樣都讓他喜歡到不行。

于半珊替他掖了掖被角,把書桌前的座椅搬到床邊,就這麼靜靜坐著看甄少祥安穩的睡顏。甄少祥可以感覺到于半珊注視著自己的視線,不禁又覺得自己好幸福。

等到甄少祥醒來的時候于半珊已經靠著床沿睡著了,甄少祥順了順他的頭髮,心疼于半珊白嫩的臉頰上磕紅了的印子,塞了顆枕頭到于半珊手臂上。

端起床頭的開水,把上頭貼著的便條紙撕下來仔細看了看,「醒來就自己把藥吃了」,水杯旁已經貼心地擺上了兩顆藥丸,把藥丸吞入喉中的瞬間,甄少祥感覺明明應該要苦澀地難以下嚥的藥此刻卻比蜜還要甜。

甄少祥其實有點感謝自己這脆弱的體質,正是因為如此他的童年才能時時刻刻都有于半珊的照顧和陪伴,他從見到于半珊的第一刻,直到十年後的現在,對于半珊的感情只有不斷的增加,他看著于半珊的眼神中那眷戀好似即將滿溢而出,輕輕撫過于半珊的頰側,于半珊的每個神情、舉手投足都讓他愛得無法自拔,但他並不打算戳破。

就算他一輩子都不明白也無所謂。

 

似乎是感受到甄少祥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灼熱目光,沒過多久于半珊就睜開了雙眼,一抬起頭就看見甄少祥的視線毫不閃躲地緊盯著自己,于半珊不自覺地臉頰一熱,「醒了也不叫我,盯著我做甚麼?」于半珊把臉埋進甄少祥墊在自己手臂上的枕頭裡掩飾自己的羞赧。

 

「你好看啊。」甄少祥兩手托住自己滿是笑容的臉,語氣中的愛戀沒有一絲遮掩,擋不住的滿滿傻氣讓于半珊也忍不住笑出聲,見于半珊展開了笑顏,甄少祥也就更加開心了。

 

甄少祥以為他們可以一直一直這麼好,一直一直。

 

身為于醫生的兒子,十八歲那年于半珊不負眾望地考上了醫學院,興高采烈的于醫生也就更加用心地去栽培于半珊,于半珊在醫學院就讀的七年之間一直都是校排名前十的資優生,而如此優秀成績之下所犧牲的就是于半珊所有課餘的休閒娛樂,于半珊的資質比起學校裡其他天才來說是差了一大截,為了填補這段差距,于半珊就比其他人更加努力才爬到他所獲的地位。

 

而為了維持于半珊的佳績,于醫生自然不會再讓于半珊浪費時間去照顧甄家的小少爺,並且隨著年齡漸長,甄少祥也不再像兒時那樣虛弱,于醫生到甄家的次數都變得屈指可數,更不用說自從考上了醫學院之後于半珊和甄少祥就再也沒見過面。

 

雖然七年不見于半珊,但甄少祥一刻都無法忘記他的模樣,也難以捨棄于半珊悉心照顧自己的小小身影在自己腦海中竄來竄去,甄少祥知道于半珊在為自己的目標打拚,他當然也選擇默默支持,縱然那份愛戀與日俱增,他也不曾想過跨出那一步。

 

他太害怕他們本就逐漸淡去的情感會被一舉擊潰。

 

直到于醫生退休,于半珊便理所當然地接手了甄家的家庭醫生一職,于半珊雖然知道自己與甄少祥多年不見會有些尷尬,不過因為受了甄家人太多恩惠,所以絲毫沒有經過考慮就一口答應了。

 

兩人再次見面時甄少祥是相當期待的,「你太常熬夜又壓力大,」于半珊看了他一眼,「我猜你也沒有準時吃飯對吧?」甄少祥尷尬地點了點頭,他其實有好多話想和于半珊說,可是看著于半珊嚴肅的模樣,他一聲都不敢吭。

 

「你要是再不好好調整作息,哪天感冒了會很難復原。」甄少祥望進于半珊的雙眼,沒有任何一點的感情,甄少祥不知道他該有甚麼樣的感想,但心裡卻是不止地湧上酸楚。

 

「沒事多休息,我走了。」像是不願意待在這個空間──這個有甄少祥的空間,隨意收拾了下東西,伸手搭上門把就準備轉開。

 

「半珊,」于半珊沒有繼續動作也沒有回頭,就這麼定格在原地,「我喜歡你,一直都喜歡你。」甄少祥不知道自己的大腦發生了甚麼事,不合時宜地說出了不顧場合的話,連自己是抱著甚麼樣的情緒都不清楚。

 

「早點睡。」于半珊還是轉開了門把,輕輕推開門板走出這棟房子。

 

甄少祥坐在床上苦笑,他知道于半珊不會給他甚麼好回應,但他從來沒想過會決絕到這個地步,甄少祥感覺心痛得像被人狠狠揉碎,卻一滴淚都流不出來。

 

之後甄少祥時常找各種藉口來讓于半珊看自己,于半珊也沒有任何要逃避的意思,一向都非常乾脆甚至隨傳隨到,只是兩人都當那件事從沒發生過一樣。

 

尷尬的氣氛持續了好一陣子,兩人才漸漸變得有些熟絡,也越來越像兒時的相處模式,甄少祥心想這樣可能對他們來說就是最好的,只要是于半珊希望的,就是最好的。

 

結果很久之前于半珊說的話就這麼一語成讖了,甄少祥在一個炎熱的盛夏奇蹟地感冒了,並且也因為平時身體欠缺保養而演變成重感冒,于半珊對此感到十分無奈,不過甄少祥本人倒覺得這是一件好事,因為這場重感冒,于半珊幾乎天天都陪在他身邊照顧、關心他,讓他可以暫時假裝于半珊從來沒有狠狠地拒絕過他。

 

甚至讓他覺得,于半珊也喜歡他。

 

「你的感冒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不過你要是再不懂得愛惜你的身體,很快就會有下一次。」甄少祥乖乖地頻頻點頭,這陣子太麻煩于半珊也讓他挺不好意思的,自然不敢再廢話。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聽到這完全與上文無關的句子,甄少祥一臉疑惑地抬起頭,「從小時候,我就知道了。」甄少祥有些驚訝,沒想到于半珊會主動提起這件表面上都被兩人給遺忘了的事。

 

甄少祥大腦一片空白,完全想不到任何一個字來回應他,「可是甄少祥,我們已經不是小孩了,」甄少祥眉頭緊鎖,他覺得自己好像有些明白于半珊想表達甚麼,但他不願意相信是他想的那樣。

 

「我們都長大了,」于半珊重重嘆了一口氣,甄少祥感覺自己整顆心都揪在一起,痛已經不足以形容了,「不是只對自己負責就好。」

 

「我們都去追尋像樣的未來吧。」于半珊的語氣有多淡然,甄少祥就有多心痛,「就算我也曾經很喜歡你。」

 

「于半珊你憑甚麼!」甄少祥從背後一把抱住于半珊,他感覺到于半珊身子細微的輕顫,「我都可以為了你放棄一切,你為什麼不敢?」他又收緊了環住于半珊的雙手。

 

手臂上的濕熱觸感無法忽視,從小到大在他眼裡一直很堅強成熟的于半珊,此刻沉默地不停掉著淚,「我可以養你,我可以給你全世界,」他強迫于半珊轉過身來面對自己,「只要你說你願意,我甚麼都可以為你做……」甄少祥同樣紅了眼眶,于半珊緊抿著雙唇不發一語的模樣令他心碎。

 

甄少祥用力把于半珊按到床鋪上,一手按著于半珊的後腦,吻上他的嘴唇,粗暴地啃咬、吸吮,舌尖胡亂地搗入對方口中抽走所有氧氣,于半珊卻沒有反抗,甚麼反應都沒有,只是眼角的淚還在靜靜地流。

 

甄少祥離開他的唇,將整個腦袋狠狠埋進于半珊的頸窩,淚水沾滿了于半珊肩膀的衣料,甄少祥顫抖著雙唇開口,「我恨你,」他用力把于半珊擁入自己懷中,「我恨你,于半珊。」

 

-Tbc-

這篇其實本來不是這個走向

本來是想要全部都歡樂無腦

莫名其妙變得好虐自己都快哭了

話說醫學院七年是參考台灣的

如果大家有甚麼不同的小資訊可以幫我長個知識~

【香芋】Despacito(下)(H)

【香芋】Despacito(下)(H)


Despacito

 ---

覺得自己老了好像不適合激情路線

這次一樣拖了好久對大家很抱歉

希望大家用餐愉快

晚安

【香芋】Despacito(上)

【香芋】Despacito(上)

 

耳邊傳來悅耳的清脆鳥囀,金燦的陽光自東方灑下照得令人有些睜不開眼,蔚藍的天空中幾乎找不到任何一絲雲霞,是個晴朗的好天氣、美好的早晨。

 

在如此作美的天色之下,于半珊的心情也跟著愉悅了起來,高高舉起雙手舒服地伸了個懶腰。

 

于半珊知道他這美好的一天有可能被摧毀,只是沒想到來得這麼快——高舉過頭的雙手才剛放下,掛在手腕上的提袋就被一股強勁的力道拉扯離開自己的手,于半珊才掙扎不到一秒鐘就成了對方的手下敗將,看著自己剛排隊買來的熱騰騰美味肉包被罪魁禍首的黃金獵犬津津有味地享用,于半珊欲哭無淚。

 

「怎麼跑得這麼快,」這時一名男子氣喘吁吁地朝自己奔來,看了看于半珊,又看了看黃金獵犬,「痾……那是你的嗎?」男人尷尬地指了指無辜躺在地上被分解的肉包,有些心虛地問于半珊,而于半珊只是一臉無奈地點了點頭。

 

「……」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沉默了好幾秒,兩人就這麼大眼瞪小眼,而一狗仍然愉悅地與口中的肉包奮戰著。

 

「要不我賠你一個吧?」男人露出一個充滿歉意的笑容,而于半珊卻回絕得很快,「不必了沒關係,不過就是一個包子,」

 

「不過下次別再讓牠這麼餓了,呵呵……」氣氛相當尷尬,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于半珊也想一頭埋進土裡。

 

「還是我請你吃早餐吧?」對方又提出了新的方案,這下于半珊又躊躇了,要是答應了的話顯得自己沒內涵,若是不答應又感覺自己是個很難相處的人。

 

「真的不必了,我還趕著上班先走了,再見!」才怪,今天可是肖扒皮難得放的假!于半珊僵硬地揮了揮手,露出一口白牙給對方一個燦爛的笑容,趕緊離開了現場。

 

男人在原地傻愣了許久,自己該不會是搭訕的意圖太過明顯才把對方嚇跑吧?還好沒有問電話,雖然有點可惜不過也沒辦法。他搖搖頭收拾了一下狗兒吃飽喝足後的殘局就牽著狗離開了。

 

───

「愚公,這回和真億的合作能不能談成就靠你了。」肖奈拍拍于半珊的肩,把修訂完成的資料放在桌上理了理,遞給于半珊。

 

「老三,你這麼信任我,我肯定不會辜負你的!」于半珊裝模作樣地擺了一個擦眼淚的動作,接過肖奈手中的幾本文件夾就乖乖坐到位子上詳讀了。

 

站在等身鏡前輕輕拉扯自己有些歪斜的領帶,于半珊深深吸了一口氣,又翻翻夜藍色西裝的衣領,順了順有些許皺摺的衣角,將方才吸的一大口氣緩緩吐出來,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有多緊張。

 

指尖沾上衣櫃旁的髮膠,于半珊整個人都快要貼到鏡面上,仔仔細細地將自己的頭髮整理成最理想的模樣。

 

「好了于半珊,別給老三洩氣,你這麼帥又聰明,肯定行的!」走進洗手間裡頭捧起一些冷水拍上雙頰,于半珊終於肯出門了,提起裝著電腦和文件的公事包,穿上擦了一整晚乾淨地發亮的皮鞋。

 

———

忙了一上午,終於得空的甄少祥端起秘書買來的咖啡,拉開遮擋住大半日光的窗簾,一下接收到大量光線令他眼睛有些刺痛,微瞇起雙眼,輕啜了一口杯中物,才剛往樓下投射目光,就令他傻住了。

 

該不是加班太多天腦子壞了吧?甄少祥閉上雙眼,搖了搖頭之後又睜開,只見樓下的身影更加靠近大門了。

 

他不信邪。

 

這回索性把窗簾都拉上了,在心裡默默讀了十秒鐘之後拉開,來不及顧上眼球曬得有多痛,他只確定自己看見那人走進了他身處的這棟大樓。

 

讓許秘書明天幫我約個醫生好了。才剛把手覆上辦公桌角落的電話,它便鈴聲大作,嚇了甄少祥好大一跳,拍拍胸口把氣給順勻,甄少祥接起電話。

 

「甄總,致一的副總在樓下等您了。」

 

別鬧了。甄少祥覺得自己腦中一閃而過的想法可笑至極。

 

「帶他上來。」 「好的。」

 

甄少祥不能忽視自己掛上電話的手正在發抖,他那萬分之一可能性的猜測逼得他心臟都快跳了出來。

 

 

『叩、叩』敲門聲響,甄少祥故作冷靜地捧起已經快被自己給捏爛的紙杯,吞下一口咖啡,穩住自己的氣息沉聲說:「請進。」

 

『喀啦』門開啟了,甄少祥相當慶幸自己已經把咖啡吞下肚,他佩服自己成功隱藏住驚訝又欣喜的神情,而他同樣在于半珊閃爍的眼神中看見對方的詫異。

 

「甄總您好,敝姓于。」于半珊沒有沉浸在驚訝之中太久,禮貌性地走到甄少祥面前伸出手來和對方打招呼。

 

「幸會,于總請坐。」碰到手了!甄少祥用手比了比自己對面的那張沙發,其實內心激動得很,臉上的笑容卻絲毫沒有任何破綻。

 

于半珊打開公事包把裡頭的文件在桌上攤開來,敬業地向甄少祥詳細地說明之中的重點,而甄少祥雖然無法克制住自己的目光不停往于半珊身上瞟,卻也將對方的話實實在在地聽進耳中。

 

兩人在討論之中不斷產生各種火花,腦內的架構、想法可說是一拍即合,于半珊內心偷偷地歡呼了起來,照這情勢來看根本不需要有甚麼疑慮,真億肯定是會一口答應這項合作。

 

「那麼,甄總覺得如何呢?」對談告了一個段落,于半珊帶著自信滿滿的笑容掏出襯衫胸口的簽字筆遞給甄少祥。

 

答應的話才剛要說出口,連一個音節都還沒完整的發出來,甄少祥卻突然打住了,他心中有個不太道德的想法。

 

「不如于總留個電話給我,讓我再考慮考慮吧?」甄少祥你真是個天才!上回的場合時機不大對,沒能向對方要到電話,這回有了正當理由肯定是天賜的恩惠。

 

「考慮?」聽見這話于半珊臉色鐵青,原先得意洋洋地神情全都收了起來,「甄總您就不必考慮了吧,我看我們的想法都挺一致的!」別跟我說聊了這麼久還想拒絕!于半珊慌張地再翻出方才被推到一旁的文件,又再向甄少祥複述了一次之中的優點。

 

「于總別誤會,我不是反悔了,只是想和其他幹部們討論一下,很快就能答覆您的。」看見于半珊手足無措的樣子甄少祥自己也跟著緊張了起來,生怕于半珊誤會了自己不想與他合作,摧毀了剛才辛苦建立起來的好感。

 

「……」于半珊沒有說話,過了許久才緩緩拿出致一的名片,「上頭這支是我的電話,如果甄總考慮好了再打給我吧!。」看著于半珊又恢復了商業的笑容,甄少祥感到有些心疼,不過成功得到了對方的聯絡方式又很興奮,名符其實的五味雜陳。

 

───

自從上回于半珊出差回來後,肖奈明顯感覺到于半珊的情緒相當低落,並且他也沒有向自己說明關於談論之後的下文,想都不必想就能猜到結果肯定不盡理想,肖奈經過于半珊身旁,只是拍拍他的肩頭。

 

這灰暗的情緒一直持續了三天,直到于半珊接到一通陌生的來電,「于總嗎?我們決定與致一合作,今後還要麻煩致一多多照料了。」于半珊當下非常想放聲尖叫,使勁忍住這股衝動,不停向電話另一頭的人道謝。

 

甄少祥對於于半珊這單純的反應又感到更加內疚了,其實他很想在要到電話的當下就直接答應了,不過既然都撒了謊,就得要演得像一點,只好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等了兩天才打給于半珊。

 

電話一掛上,于半珊立馬蹦蹦跳跳地飛奔到肖奈面前報告這個好消息,而難得大方的肖奈立刻就讓全公司下午都放了假,一同到餐廳去慶祝。

 

這幾天來心情不停跌宕起伏的于半珊終於得到心安,自然是不顧一切地喝開了,而眾人看他開心的模樣也不忍心把他的酒給擋下來,只能先做好推派一個人把他送回家的準備。

 

這時于半珊的手機又響起了,「于總,要不今晚一塊兒去喝酒,我請客。」早就有些醉意的于半珊哪還顧得上對方是誰,一聽見酒就連聲答應了,「那我半小時後去接你。」眼看致一的眾人也都紛紛準備要回家了,于半珊隨手把自己的位置訊息發到甄少祥的電話裡,就靠著座椅睡著了。

 

甄少祥一進到餐廳裡頭就先和還留在于半珊身旁照顧他的丘永侯打了個招呼,看見于半珊睡得很沉也不忍心把他叫醒,扣緊他的身子就把整個人打橫抱起塞到自己車上,「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

 

于半珊迷迷糊糊地睜開雙眼,「我不知道……」好一個不知道。見對方甩了四個字出來後又陷入自己甜美的夢鄉,甄少祥只好先把于半珊載回自己家。

 

到了自己住的大樓停車場,甄少祥動作輕柔地把于半珊從副駕駛座抱出來,又騰出一隻手克難地把自己的車給鎖上,環顧了一下四周確認這時間點沒甚麼人在才安心地把于半珊抱進大樓裡,甄少祥在電梯中相當心急,此刻他最不希望遇到認識的鄰居,畢竟現下這畫面感還是有些詭譎。

 

所幸一路到甄少祥住的樓層都沒有遇上任何人,進了家門之後甄少祥終於鬆了一口氣,把于半珊輕輕放到沙發上頭,正在想著該怎麼處置這醉到不省人事的人。

 

決定先把自己一身西裝給換下來的甄少祥才剛踏出第一步,西裝外套的下襬就被用力扯住。

 

「這裡是哪啊……」

 

-Tbc-

這回終於換半珊醉了

下篇老樣子

出產速度依舊很慢還請大家多多包容QQ

【香芋】Our Song,Our Love(H)

快上車

---

真的很久沒有發文了

因為前陣子也是忙了很多事

又要和大家說聲抱歉

許久沒開車又非常生疏了

希望大家不嫌棄><

【香芋】教官,你還缺男朋友嗎?(下)(H)

【香芋】教官,你還缺男朋友嗎?(下)(H)


抱歉我回來了QQ

---

我知道這篇拖了好久好久

真的對各位感到萬分抱歉

尤其是 @L。 

不過會一直都沒有生出來是因為前陣子真的事情有點多

而且都是蠻重要的事情

再次向大家道歉QQ


【香芋】教官,你還缺男朋友嗎?(上)

【香芋】教官,你還缺男朋友嗎?(上)

 

硬物撞擊的聲響隨著一桿一桿的出手不絕於耳,菸草的氣息瀰漫於整間撞球室,牆上的空調顯示到18度,在密閉的空間裡交織著讓人神智有些迷離,昏暗的燈光襯著一道又一道俐落的身影,輕佻的話語在較勁間充斥著。

 

門被砰的一聲大力開啟,硬生生碰撞到後方的牆面上,一道中氣十足的叫喊聲從門口傳了進去,「那邊那幾個A高的,給我過來!」話音才落,室內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往同一個方向。

 

穿著校服的學生三三兩兩的往門口走去,「上課不上課跑來這裡,你們以為老子抓不到你們是不是?」凌厲的眼神掃過面前的學生們,逼得他們都不敢抬起頭來,只有一個染著金褐色頭髮的少年雙眼直勾勾地盯著他。

 

「嘖,還挺帶種,甚麼名字、哪個班的?,」少年唇角勾起一抹輕蔑的笑,「六班甄少祥。」語氣中只有滿滿的事不關己。

 

甄少祥看了一眼教官制服上的名牌,于半珊,之前怎麼都沒發現A高裡有長得這麼可愛的教官?

 

「你們幾個,跟我回學校!」

 

「哇,是于教官欸,他罵人的樣子真的好帥哦!」走廊上,于半珊帶著剛從撞球間抓回來的學生們,才剛踏進校門,就受到全校女性的關注,各種歡欣的叫喊聲此起彼落。

 

「對啊,我也好想被他罵,」一旁的長腿學姊三八地雙手合十一臉渴望的模樣,「教官你看我裙子這麼短,罰不罰我?」學姊直接把學生裙的下襬夾了起來,露出一大截雪白的大腿,路過的男學生因這突如其來的福利全都駐足了下來。

 

「給我把衣服穿好,幼不幼稚?」然而于半珊卻是看都沒有多看一眼,在不碰觸到她肉體的情況下俐落地把夾子抽了下來,語氣裡飽含著不耐煩,只差沒當著她的面翻一圈大白眼,「還敢對師長不敬,這個我沒收!」

 

「我的夾子被于教官沒收了耶!」學姊興奮地對身後的好朋友們又叫又跳,像是彩券中了頭獎一般誇張地尖叫著,好友們也帶著滿臉的羨慕神情看著她。

 

才剛趕走了花癡學姐,于半珊沒想到眼前的混世魔王立即就發揮了他的耍流氓技能。

 

「教官,學姊那種的你沒興趣……」甄少祥當著其他學生們的面一步一步靠近于半珊,朝他伸出手來,「我這種的,你看怎麼樣?」指尖撫上于半珊削尖的下巴,在上頭挑逗般地蹭了蹭。

 

于半珊的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一把拍開甄少祥在自己臉上作惡的手,用力掐住對方的肩膀將他的身子轉往教官室,「你給我滾進去!」甄少祥就這麼被推入了教官室,而此刻憤怒指數已經破錶了的于半珊一心只想滅了甄少祥,其他蹺課去打撞球的同學們莫名就獲得了赦免。

 

背對著于半珊的甄少祥唇角微微揚起,踏入對方的地盤算是自己掠奪計畫的第一步。

 

其實當于半珊冷眼面對女同學的騷擾時甄少祥是相當心動的,這人不僅長得好看,思想還相當正直,舉手投足間也都散發著一股敬業的氣息與威嚴,以及在自己的調戲之下微微紅了的臉頰更是令他幾乎就這麼愛上了于半珊。

───

「于教官,去洗手間嗎?需不需要我幫忙?」于半珊扶額,自從那天在撞球間抓了這麼個混世魔王,自己就像是被惡靈纏身,那人就像是背後靈一般寸步不離緊緊跟隨在自己身邊。

 

「你要是敢進教師洗手間我罰你愛校服務!」于半珊站在洗手間門口用力把甄少祥往外推,沒想到甄少祥不是開開玩笑而已,用盡了全力要把身子擠進去。

 

「好呀教官,我絕對會把你的位置打掃乾淨的,要我幫你洗內褲也行!」甄少祥對于半珊妖媚地眨了眨眼,于半珊深深吸了一口氣,克制住自己即將爆發的怒氣。

 

「你需要我直接找警衛來抓你還是你自己出去?」于半珊努力保持造作的微笑,用最後的理智和眼前這個低能兒對話,才終於趕走死纏爛打的甄少祥。

 

「這年頭教官不好當!」于半珊對著洗手間裡的鏡子用力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世界上就是甚麼瘋子都有。

 

于半珊完全搞不懂甄少祥的大腦是如何運行的,也不明白甄少祥每天每天都跟在自己後頭是基於捉弄、看自己生氣的反應很有趣,亦或者是真的誠如甄少祥所說的喜歡自己。

 

更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單身了二十五年的自己好像在甄少祥這些沒大沒小的瘋狂舉動之下被撼動了,于半珊打開水龍頭捧起一些水往自己臉上用力拍,好像並沒有冷靜多少,難道和神經病待久了就是會被同化嗎?亦或者自己真的愚蠢到喜歡上一個整天調戲自己的男學生?

 

不過他這個深埋在心底的疑惑就在鳳凰花季的某一天解開了。

 

───

「在這所學校裡陪著大家一路成長,校長也看見了許多同學的進步,覺得非常感動,也祝福各位能夠考上理想的大學,鵬程萬里,將來有了成就也不要忘了多回學校看看老師和學弟妹們!」校長有些滄桑的聲線伴隨著旋律傷感的畢業歌曲,台下已經有許多畢業生哭得涕泗縱橫,相擁著訴說彼此有多麼不捨。

 

「謝謝校長的致詞,接下來請畢業生代表上台為我們致詞。」司儀看向坐在台前的甄少祥,示意他準備上台致詞。

 

甄少祥深吸了一口氣,為自己做好萬全的心理準備,踏著沉穩的步伐緩緩爬上台階,「在座各位師長、同學大家好,在這裡我只有一句話要說,」他頓了頓,視線從正下方的師生們身上移開,「于教官,你還缺男朋友嗎?」

 

眾人的目光瞬間齊唰唰地看向站在門口的于半珊,正盯著窗外放空的于半珊突然感受到背後一股灼熱、赤裸的凝視,猛然回過頭只見眾人曖昧的表情,才反應過來方才甄少祥說的話,大腦瞬間只有一片空白,失去任何思考能力。

 

『白癡,你在說甚麼鬼話?』于半珊慌張地用唇語對台上的甄少祥說,後者卻只回以一個誠懇、認真的眼神,于半珊此刻雙頰已經脹紅得像顆大大的蘋果,不知所措卻又故作冷靜的樣子看在甄少祥眼裡除了可愛沒有其他形容詞足以表達。

 

校長與其他師長全都看傻了眼,甄少祥朝著于半珊的方向下了台階,于半珊還來不及閃躲就被人打橫抱起帶離了禮堂,留下還沒釐清狀況滿臉困惑與訝異的師生們。

 

─Tbc─

這也是 @L。 的債

不要問我為什麼壞學生可以當畢業生代表 我也不知道

感謝為了這篇文而被我YY的教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