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蕉

我腐故我在

【香芋】你的夢(上)

【香芋】你的夢(上)

 

「你都這麼大個人了,怎麼還跟小時候一樣?」于半珊口中不停碎唸著,手上則是把一杯溫開水放到了床頭,彎下身子準備把病人給扶起來。

病號甄少祥則是痛苦得連回應都做不到,只能重重咳嗽幾聲表達自己的委屈,而此舉換來的是于半珊對自己臉頰的狠狠蹂躪,甄少祥連忙換上苦苦求饒的表情才讓對方放過了他。

乖乖服下了感冒藥,于半珊又重新量了量他的體溫,簡單做了個紀錄後就要甄少祥躺好休息一會兒,甄少祥卻遲遲沒有躺下,而是拿起了桌面上的簽字筆,在冰袋的包裝紙上寫了些字。

于半珊湊近一看,上頭符咒般的字體寫著「對不起」,不自覺擰起了眉,甄少祥一見他的反應,馬上又在一旁畫上一個歪歪扭扭的愛心,于半珊的表情這下緩和了許多,一把搶過甄少祥手上的筆,「白痴。」捉住他的肩緩緩把甄少祥按回床上就離開了房間。

甄少祥忍不住失笑,于半珊絕對臉紅了,就和小時候一樣。

———
「于醫生,真的太謝謝您了,我們家少祥身體一直不太好,總是麻煩您。」甄媽媽不停鞠躬表示謝意,一旁的甄爸爸也跟著不停哈腰,于醫生不好意思地打斷了他們,「別這麼說,這是我應該做的,我已經讓半珊去照顧少爺了,沒什麼大問題應該明天就能好。」

甄媽媽又連忙謝了好幾聲,才送走了于醫生,回到甄少祥房裡,就看見于半珊正熟練地替甄少祥量著體溫,覺得十分可愛又感動,就走進房內摸摸于半珊的頭,「辛苦了,累了就去休息吧,不用一直守著少祥了。」

于半珊搖搖頭,「沒關係阿姨,我擔心他一會兒又發燒了。」

耳聞了全程的甄少祥努力定住即將上揚的嘴角,于半珊每次悉心照顧生病的自己的模樣都讓他喜歡到不行。

于半珊替他掖了掖被角,把書桌前的座椅搬到床邊,就這麼靜靜坐著看甄少祥安穩的睡顏。甄少祥可以感覺到于半珊注視著自己的視線,不禁又覺得自己好幸福。

等到甄少祥醒來的時候于半珊已經靠著床沿睡著了,甄少祥順了順他的頭髮,心疼于半珊白嫩的臉頰上磕紅了的印子,塞了顆枕頭到于半珊手臂上。

端起床頭的開水,把上頭貼著的便條紙撕下來仔細看了看,「醒來就自己把藥吃了」,水杯旁已經貼心地擺上了兩顆藥丸,把藥丸吞入喉中的瞬間,甄少祥感覺明明應該要苦澀地難以下嚥的藥此刻卻比蜜還要甜。

甄少祥其實有點感謝自己這脆弱的體質,正是因為如此他的童年才能時時刻刻都有于半珊的照顧和陪伴,他從見到于半珊的第一刻,直到十年後的現在,對于半珊的感情只有不斷的增加,他看著于半珊的眼神中那眷戀好似即將滿溢而出,輕輕撫過于半珊的頰側,于半珊的每個神情、舉手投足都讓他愛得無法自拔,但他並不打算戳破。

就算他一輩子都不明白也無所謂。

 

似乎是感受到甄少祥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灼熱目光,沒過多久于半珊就睜開了雙眼,一抬起頭就看見甄少祥的視線毫不閃躲地緊盯著自己,于半珊不自覺地臉頰一熱,「醒了也不叫我,盯著我做甚麼?」于半珊把臉埋進甄少祥墊在自己手臂上的枕頭裡掩飾自己的羞赧。

 

「你好看啊。」甄少祥兩手托住自己滿是笑容的臉,語氣中的愛戀沒有一絲遮掩,擋不住的滿滿傻氣讓于半珊也忍不住笑出聲,見于半珊展開了笑顏,甄少祥也就更加開心了。

 

甄少祥以為他們可以一直一直這麼好,一直一直。

 

身為于醫生的兒子,十八歲那年于半珊不負眾望地考上了醫學院,興高采烈的于醫生也就更加用心地去栽培于半珊,于半珊在醫學院就讀的七年之間一直都是校排名前十的資優生,而如此優秀成績之下所犧牲的就是于半珊所有課餘的休閒娛樂,于半珊的資質比起學校裡其他天才來說是差了一大截,為了填補這段差距,于半珊就比其他人更加努力才爬到他所獲的地位。

 

而為了維持于半珊的佳績,于醫生自然不會再讓于半珊浪費時間去照顧甄家的小少爺,並且隨著年齡漸長,甄少祥也不再像兒時那樣虛弱,于醫生到甄家的次數都變得屈指可數,更不用說自從考上了醫學院之後于半珊和甄少祥就再也沒見過面。

 

雖然七年不見于半珊,但甄少祥一刻都無法忘記他的模樣,也難以捨棄于半珊悉心照顧自己的小小身影在自己腦海中竄來竄去,甄少祥知道于半珊在為自己的目標打拚,他當然也選擇默默支持,縱然那份愛戀與日俱增,他也不曾想過跨出那一步。

 

他太害怕他們本就逐漸淡去的情感會被一舉擊潰。

 

直到于醫生退休,于半珊便理所當然地接手了甄家的家庭醫生一職,于半珊雖然知道自己與甄少祥多年不見會有些尷尬,不過因為受了甄家人太多恩惠,所以絲毫沒有經過考慮就一口答應了。

 

兩人再次見面時甄少祥是相當期待的,「你太常熬夜又壓力大,」于半珊看了他一眼,「我猜你也沒有準時吃飯對吧?」甄少祥尷尬地點了點頭,他其實有好多話想和于半珊說,可是看著于半珊嚴肅的模樣,他一聲都不敢吭。

 

「你要是再不好好調整作息,哪天感冒了會很難復原。」甄少祥望進于半珊的雙眼,沒有任何一點的感情,甄少祥不知道他該有甚麼樣的感想,但心裡卻是不止地湧上酸楚。

 

「沒事多休息,我走了。」像是不願意待在這個空間──這個有甄少祥的空間,隨意收拾了下東西,伸手搭上門把就準備轉開。

 

「半珊,」于半珊沒有繼續動作也沒有回頭,就這麼定格在原地,「我喜歡你,一直都喜歡你。」甄少祥不知道自己的大腦發生了甚麼事,不合時宜地說出了不顧場合的話,連自己是抱著甚麼樣的情緒都不清楚。

 

「早點睡。」于半珊還是轉開了門把,輕輕推開門板走出這棟房子。

 

甄少祥坐在床上苦笑,他知道于半珊不會給他甚麼好回應,但他從來沒想過會決絕到這個地步,甄少祥感覺心痛得像被人狠狠揉碎,卻一滴淚都流不出來。

 

之後甄少祥時常找各種藉口來讓于半珊看自己,于半珊也沒有任何要逃避的意思,一向都非常乾脆甚至隨傳隨到,只是兩人都當那件事從沒發生過一樣。

 

尷尬的氣氛持續了好一陣子,兩人才漸漸變得有些熟絡,也越來越像兒時的相處模式,甄少祥心想這樣可能對他們來說就是最好的,只要是于半珊希望的,就是最好的。

 

結果很久之前于半珊說的話就這麼一語成讖了,甄少祥在一個炎熱的盛夏奇蹟地感冒了,並且也因為平時身體欠缺保養而演變成重感冒,于半珊對此感到十分無奈,不過甄少祥本人倒覺得這是一件好事,因為這場重感冒,于半珊幾乎天天都陪在他身邊照顧、關心他,讓他可以暫時假裝于半珊從來沒有狠狠地拒絕過他。

 

甚至讓他覺得,于半珊也喜歡他。

 

「你的感冒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不過你要是再不懂得愛惜你的身體,很快就會有下一次。」甄少祥乖乖地頻頻點頭,這陣子太麻煩于半珊也讓他挺不好意思的,自然不敢再廢話。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聽到這完全與上文無關的句子,甄少祥一臉疑惑地抬起頭,「從小時候,我就知道了。」甄少祥有些驚訝,沒想到于半珊會主動提起這件表面上都被兩人給遺忘了的事。

 

甄少祥大腦一片空白,完全想不到任何一個字來回應他,「可是甄少祥,我們已經不是小孩了,」甄少祥眉頭緊鎖,他覺得自己好像有些明白于半珊想表達甚麼,但他不願意相信是他想的那樣。

 

「我們都長大了,」于半珊重重嘆了一口氣,甄少祥感覺自己整顆心都揪在一起,痛已經不足以形容了,「不是只對自己負責就好。」

 

「我們都去追尋像樣的未來吧。」于半珊的語氣有多淡然,甄少祥就有多心痛,「就算我也曾經很喜歡你。」

 

「于半珊你憑甚麼!」甄少祥從背後一把抱住于半珊,他感覺到于半珊身子細微的輕顫,「我都可以為了你放棄一切,你為什麼不敢?」他又收緊了環住于半珊的雙手。

 

手臂上的濕熱觸感無法忽視,從小到大在他眼裡一直很堅強成熟的于半珊,此刻沉默地不停掉著淚,「我可以養你,我可以給你全世界,」他強迫于半珊轉過身來面對自己,「只要你說你願意,我甚麼都可以為你做……」甄少祥同樣紅了眼眶,于半珊緊抿著雙唇不發一語的模樣令他心碎。

 

甄少祥用力把于半珊按到床鋪上,一手按著于半珊的後腦,吻上他的嘴唇,粗暴地啃咬、吸吮,舌尖胡亂地搗入對方口中抽走所有氧氣,于半珊卻沒有反抗,甚麼反應都沒有,只是眼角的淚還在靜靜地流。

 

甄少祥離開他的唇,將整個腦袋狠狠埋進于半珊的頸窩,淚水沾滿了于半珊肩膀的衣料,甄少祥顫抖著雙唇開口,「我恨你,」他用力把于半珊擁入自己懷中,「我恨你,于半珊。」

 

-Tbc-

這篇其實本來不是這個走向

本來是想要全部都歡樂無腦

莫名其妙變得好虐自己都快哭了

話說醫學院七年是參考台灣的

如果大家有甚麼不同的小資訊可以幫我長個知識~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