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蕉

我腐故我在

【香芋】Marry You(七夕情人節快樂~)

【香芋】Marry You(七夕情人節快樂~)

 

窗外透進臥室內的陽光曬醒了熟睡中的于半珊,他迷迷糊糊睜開雙眼去適應光線,順手整理了一把凌亂不堪的頭髮,視線掃向床的另一邊,好像有哪裡不同。

混沌的大腦努力思索了幾秒鐘,終於察覺出來了,原來是平時一大早總喜歡把自己緊緊摟住的那塊橡皮糖失蹤了。

環顧四周,完全沒有一點蛛絲馬跡,甚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房間變得乾淨了一些,馬上就決定放棄尋找的于半珊伸手去搆床邊茶几上的水杯,卻先摸到了一張A4大小的紙板,于半珊微微皺眉,把紙板拿到自己面前仔細端詳。

「緊急任務!!
尋找老公大作戰!!!
快來找回遺失的老公吧!!!!」

于半珊黑人問號,一定是自己昨天手機玩得太晚都出現幻覺了,揉揉眼睛再看一遍,依舊是幾個愚蠢的大字和整個版面的驚嘆號。

「又再搞什麼把戲,白痴!」雖然嘴上這麼說,不過于半珊實際上已經開始翻箱倒櫃,想想甄少祥這個人體格可不小,於是首先打開了高出自己許多的木製大衣櫃,人沒在裡頭,不過有個禮物盒放在顯眼的位置,于半珊拿下來準備拆開,想想甄少祥可能不安好心,仔細翻看盒子,發現底下貼著一張字條,「別看了,我的人格有什麼好讓你懷疑的?」

就是考慮過你的人格我才這麼懷疑,于半珊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還是乖乖拆開了禮物盒,裡頭靜靜躺著一張相片,用樸素的相框裱了起來,是自己的側臉,而且百分之百是被偷拍的,翻過照片背面,上頭寫著「你是陽光但是卻能照進半夜裡。」于半珊忍不住笑了,甄式風格的浪漫,估計也只有自己吃他這一套,相框上還夾著一張字條,「第一次。」

 

于半珊此刻覺得自己考進A大的聰明才智用錯了地方,羞紅著臉翻找自己剛離開的床鋪,在甄少祥平常睡的那顆枕頭下找到了……一打套套,于半珊才要把這厚臉皮的禮物投擲出去,就看見上頭又黏著一張字條,「先別急著丟,提示在第三個上。」于半珊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認真地去讀套套上寫的字,雖然甄少祥夠智障,但不知不覺中自己也跟著一起智商下線了。

 

「找了這麼久,肚子餓了吧?」于半珊才想起來從起床然後玩這個莫名其妙的遊戲過了幾個小時到現在,自己還沒有吃任何東西,先是走到餐桌旁,不過上頭空空如也,繼續往更裡面的廚房走,于半珊發現自己玩這遊戲還挺起勁的,廚房裡頭的廚具隨便都有幾十種,他居然有足夠的耐心把每一樣都拿下來看。

于半珊本來就晚起了一些,經過這麼一折騰時間都接近正午了,于半珊幾乎都忘了飢餓,滿腦子都只想著要趕快找到下一樣禮物,最後終於在打開冰箱的那一瞬間看見貼著紙條的馬克杯,裡頭裝著他最喜歡的香蕉牛奶,他也沒忽略了馬克杯旁邊那突兀的平板電腦,平板被冰得有些凍手,于半珊差點沒拿穩就往地上砸了,平板的畫面停留在一個影片上。

 

喝了一口香蕉牛奶,于半珊把影片按了播放,熟悉的聲音馬上傳了出來。

 

「嗨,愚公師兄!」貝微微朝鏡頭揮了揮手,于半珊就猜想這影片可能是把全致一的人都找來輪流拍吧,沒想到下一秒鐘是甄少祥進入了畫面,並且和貝微微距離不到一公分,「半珊~」甄少祥也朝鏡頭揮了揮手,但于半珊臉上只有寫著大大的不爽。

 

「去你的,把你的手從微微師妹肩膀上拿開,別以為大家都忘了你YY過微微師妹,你就不怕老三扒了你的皮?」明明知道對方根本聽不見,于半珊還是忍不住破口大罵,影片裡兩人說了些甚麼也根本聽不進去,眼裡全是甄少祥搭在貝微微肩上的那隻手。

 

香蕉牛奶一下子就被喝完了,于半珊只差沒連杯子都嗑了,稍微降火了些,他突然想起上頭還貼著紙條,「別生氣了,洗個澡冷靜一下吧!」

 

于半珊走進浴室裡,洗手台上放著一個大大的袋子,于半珊把裡頭的方盒拿了出來,又拆了一層防塵袋,「過度包裝了吧這……」無奈地吐槽,但攤開防塵袋裡頭的東西,令他大吃一驚。

 

是他們交往之後過的第一個甄少祥的生日裡,他送給甄少祥的一套西裝,現在甄少祥又送了一套一模一樣款式的給他了,正好滿足甄少祥一直說希望兩人能有一套情侶西裝的心願,于半珊心裡有些感動,也就消氣了,只是這回提示的字條沒有在袋子裡,每一層包裝上也都見不著它的蹤影。

 

于半珊看了看時間,自己居然從一大早就這麼一路找到了下午三點,這時候就忍不住抱怨起甄少祥那土豪的房子怎麼這麼該死的大,連要從浴室裡找到一張紙條都猶如大海撈針,于半珊想想自己的衣服既然都被汗水給浸濕了,不如就真的沖個澡也不錯。

 

才剛拉開浴簾,找得千辛萬苦的紙條就從簾布上緩緩飄落,于半珊重重嘆了一口氣,身為遊戲公司的重要幹部,解謎的遊戲自己也玩過不少,沒想到甄少祥的心機也如此重,非要讓自己找到都快把整棟房子給掀了。

 

「玄關。」這回直截了當地寫了出來,于半珊想想一般這種提示不都是甚麼文謅謅的藏頭詩之類的,甄少祥每個提示都還算淺顯易懂,是在貶低自己的智商嗎?

 

玄關的地板上放著一個巨大的花束,于半珊把它捧了起來,每一朵花都有著五片深紫色優雅的花瓣,上頭青藍色的脈絡十分搶眼,中間淡藍色的花蕊也是小花的形狀,在翠綠色葉片的襯托之下更加美艷,雖然這花很漂亮,不過于半珊完全看不出它是甚麼花。

 

仔細一看,每朵花中心都托著一顆小小的紙星星,這他就孰悉了,初中的時候大部分的女生表白都是用摺紙星星來送給心儀的男同學,于半珊本人當然也是有收過的,拆開最中央那顆,「C'estla plus belle aubaine que je t'aie rencontré.」拆開來每個字母都看得懂,但于半珊壓根不明白它的意思。

 

有些害怕接下來的每一顆也是這種看不懂的語言,于半珊一股腦就把所有星星都拆開了,結果發現每一顆星星上都只寫了一個字,他花了一些時間才拼湊起來,「寶貝,我在後院等你 ❤」搞了這麼久,原來就只是在後院而已。

 

太陽漸漸下山了,前面的遊戲讓他耗費太多體力,于半珊坐在沙發上休息,終於可以停下來喘口氣了,其實他心裡還是有些緊張的,不知道接下來甄少祥還有甚麼樣的花樣。

 

從玄關走到後院,于半珊的心越來越忐忑,直到踏進後院的那一刻,他驚訝的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致一的小夥伴們一字排開,于半珊無法假裝自己沒看見肖奈那「父愛如山」的表情,還有眼前西裝筆挺的甄少祥,他看上去也同樣不安,「半珊,今天是七夕,情人節快樂,」他撲通一聲單膝跪到地上,「我們結婚吧!」他抬頭看著于半珊,但于半珊整個人像被點了穴一樣定格在原地,甄少祥只好有些尷尬地拉著他的手,把戒指套進他骨節分明的手指。

 

「等等等,」于半珊把手裡的花推到甄少祥面前,「人家不都送紅玫瑰嗎,你送的是甚麼?」

 

「紅玫瑰是西方人的浪漫,我送的是桔梗花,它的花語是永恆的愛,就像我對你。」在這麼多熟人面前被這樣告白,于半珊的臉頰染上淡淡的粉紅。

 

「那這又是甚麼?」這回把那張看不懂的字條塞到甄少祥手裡,甄少祥看了之後不禁輕笑出聲,「C'est la plusbelle aubaine que je t'aie rencontré,」他語氣深情地重複了一遍,「我遇見你是最美麗的意外。」于半珊的臉又更紅了些。

 

「可是我還沒答應和你結婚啊,」想到之前甄少祥三番兩次提起要帶著他出國去把婚結了,于半珊就有些慌張,「我才不要去國外結婚!」

 

「放心,我已經拜託KO也幫我們兩個『領證』了。」KO怎麼可能平白無故幫這種忙?于半珊看向KO的方向,就看見郝眉和甄少祥之間曖昧的眼神,就知道是先收買了郝眉。

 

「還有我說的是我們結婚吧而不是你願意跟我結婚嗎,所以你沒有選擇權!」

 

「我說于半珊啊,人家和你求婚你趕快答應就是了,哪來那麼多廢話?」一旁的丘永侯終於忍無可忍,手搭上于半珊的後背把他整個人往甄少祥的方向推近。

 

「好吧,看在你還設計了這麼多把戲,我就勉強同意了。」甄少祥聽見這句話興奮的把于半珊一把公主抱了起來旋轉了好幾圈,直到于半珊暈得受不了了才把他放下來,重心不穩的于半珊一下就跌進了甄少祥懷裡。

 

「半珊,情人節快樂,我愛你!」甄少祥在于半珊耳邊輕聲訴說著情深。

 

「我……也愛你啦,白癡……」于半珊把頭埋進甄少祥頸子裡悶悶地說,「情人節快樂。」

 

-Fin-

大家情人節快樂~

終於趕在十二點前發出來

我還是繼續去吃狗糧了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