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蕉

我腐故我在

可口

讀書累了吃點宵夜😂😂
低能的腦洞希望不要被吞了
好想趕快考完試再發文
已經好久沒看到香芋的車😢

———
唇瓣貼上淡粉色泛著誘人光澤的肌膚,甄少祥伸出舌尖欲細細品嚐,甘甜的滋味從味蕾一路炸開,溫潤柔滑的觸感令他愛不釋口,唇齒不自覺地想要更多、更多,大腦也下令要不斷地索求。

「半珊你怎麼不吃啊?不餓嗎?」甄少祥有些擔憂地問著對面的人,一邊用筷子夾起一塊生魚片沾了沾芥末醬油餵進于半珊嘴裡。

于半珊呆呆地張嘴接受對方的餵食,嘴上咀嚼著,心思卻早就不在食物上了。

「我本來就不愛吃日料,你不用管我,快吃吧!」于半珊才不會說他居然會覺得對面那人吃東西的樣子性感到不行,看得他都忘記了要怎麼拿筷子,只覺得想撲上去啃甄少祥。

「看見網路上面很多人推才帶你來的,沒想到你還是不喜歡,好可惜哦……」甄少祥有些失望的噘起嘴。

白痴,這可能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日料,但是因為你在身邊,再好吃的東西也都變得平凡。

———
于半珊一口把嘴邊的柱狀物含入口中,舌尖仔細地把前端即將要滴下的液體舔進去,小力地吸吮著發出嘖嘖聲響一股淡淡的清甜滑入咽喉,他滿足地輕輕嘆了口氣,由於吃得太過認真,嘴角還不經意地沾上些許水漬。

一旁的甄少祥再也無法隱忍了,湊過去吻掉于半珊唇邊的小水痕,「半珊,你是有心勾引我,還是故意的?」

充滿磁性的嗓音在耳邊炸開,于半珊一下就紅了臉,「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一邊去,我吃東西呢!」伸手想推開眼前打擾自己進食活動的無賴,對方卻絲毫沒有被推動。

甄少祥捉住于半珊握著冰棒的手,強迫他把冰棒餵進自己嘴裡,「既然半珊這麼主動,我怎麼能不給點表示呢?」冰滑入甄少祥喉嚨時喉結的滾動讓于半珊一時看傻了眼,立馬被對方趁虛而入,輕輕鬆鬆壓在身下,沒了冰的木棍也被隨意丟到地上去。

靠,到底還能不能好好吃東西了?

评论(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