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蕉

我腐故我在

【香芋】愛情萬歲(上)而我知道

【香芋】愛情萬歲(上)而我知道

 

長得帥、智商高、人緣好、還是準足球隊隊長,一入學就風靡全校令所有女性為之瘋狂的傳奇人物──于半珊,高中一年級。

 

甄少祥一直都知道同班的于半珊特別瞧不起自己,縱然自己顏值足以和他匹敵,成績也一直都是全校前十,同樣走到哪都能稱兄道弟,一天能收到十幾封來自各樓層女學生的情書,但他知道于半珊討厭自己是因為他總愛和外校生打架,而且每次都會被他那能呼風喚雨的萬能老爸平息。

 

但甄少祥喜歡于半珊,他以前總覺得會愛上一個討厭自己的人根本就是抖M又低智商的行為,但當他被于半珊舉手投足間的爽朗氣質、顧盼之間流露的自信神色所吸引的時候,他改變想法了,當個智障好像也不是不好,反正他當上了。

 

甄少祥一直在討好于半珊,這是眾所周知的事,他天天都給于半珊送早餐,縱然他每次都眼睜睜地看于半珊當著他的面把早餐丟給其他人,他還是堅持持續地送,還從來都不重樣。放學後他總是站在足球場邊看于半珊練習,給他遞水和毛巾,但于半珊一次也沒有接下。于半珊在圖書館讀書的時候,他總會坐在距離于半珊不遠的位置盯著他看書的模樣,在他看累了揉揉發痠的雙眼,準備趴下休息的時候在他桌面放上一杯咖啡,但當于半珊醒來,咖啡和杯身貼著「辛苦了!」的紙條都會原封不動地回到他桌上。他們同班了將近一年,說過的話卻不超過五句,于半珊總是把他當成空氣一樣的存在。

 

「于半珊,來打個賭吧,」于半珊回頭對他挑了挑眉以示感興趣,「這次期末考我贏過你,你就和我交往。」于半珊唇角微微上揚,即使這個笑帶著嘲諷意味,還是令甄少祥心動不已。

 

「好啊,」于半珊向他走近,一手搭上他的肩頭,將唇貼近他耳邊輕聲開口,「要是你沒有,就滾出這間學校。」

 

所有人都覺得甄少祥瘋了,于半珊從入學至今一直都是全校第一,這個賭局對他來說毫無勝算可言,離開學校可不是隨便鬧著玩的事情,但甄少祥依然是一派輕鬆。

 

時間來到了期末考過後一周,一大清早就有許多人擠在校門口的布告欄竊竊私語,于半珊好不容易擠開了人群終於能看見布告欄,習慣性地直接往第一名的位置望去,帶著簡約花邊的紅色印刷體大字那不屬於自己的名字令他移不開眼。

 

「今後就請多指教嘍,男、朋、友。」甄少祥輕輕揉亂于半珊氣得快要豎起的頭髮,留下一個瀟灑的背影給身後咬牙切齒的于半珊。

 

───

 

于半珊第一次對甄少祥產生好感是在他們升上二年級後的第一場比賽,身為主將的他自然會被敵隊針對,儘管他再怎麼敏捷也敵不過好幾個人同時圍剿他,終究是受了傷下場。一見他受傷,甄少祥就慌慌張張地衝到醫務室裡一下抓著他的手、移下抓著他的腳不停問「你有沒有怎樣?很疼嗎?」吵得醫務室裏頭的人員一怒之下把他轟了出去,甄少祥這一出去,回來的時候還買了滿背包的藥讓于半珊帶回家,于半珊頓時覺得這個人的智障行為還挺可愛。

 

自從他們交往,甄少祥就再也沒和外校生發生衝突,但某天有個隔壁高中的人闖進了他們校園,揚言要和甄少祥單挑,結果就是甄少祥呆呆站在那挨了一頓打。

 

「你不是挺能打的嗎,怎麼弄成這樣了?」于半珊邊替他眼角的傷口上藥,邊在心裡產生滿滿的疑問,以前這個人不是還很驕傲的宣傳自己的不敗紀錄,說甚麼一般人聽見他的名號無不聞風喪膽。

 

「你不是不喜歡我打架嗎?」甄少祥擺出一個無辜的表情,小狗一樣的眼神朝于半珊眨了眨,「我本來是想還手的,可是一想到你就……嘶……輕點啊……」

 

「大白痴。」于半珊用手上的棉花棒刻意戳了一下傷口,嘴角卻不自覺地上揚。

 

───

 

「少祥,你一畢業就去美國吧,這幾所大學你挑一間。」甄總將整理好的各所美國名校資料攤在桌面上,對於兒子最近成績突飛猛進甄總很是滿意,想著這個決定肯定會讓兒子感動不已。

 

「爸……我不想去美國。」甄少祥隨手翻翻標記了重點的資料,這幾所大學他其實都感興趣,但一想到這陣子和自己處得正好的于半珊,他就一點也不想離開。

 

甄總比甄少祥多吃了二三十年飯,怎麼會不知道甄少祥在想甚麼?「既然這樣,我就替你挑了,你只要把分數考好就行了。」

 

「爸……我真的……」

 

「去睡吧,我會替你處理好的。」

 

甄少祥在床上輾轉了一整夜,直到太陽東昇都沒有入睡。

 

「甄少祥,你想考甚麼大學啊?」兩人坐在校舍後方的大樹下躲著太陽,于半珊靠在他身上開口問道。

 

「我……我還沒想好,」想起一個月前和自家父親的對話,甄少祥還是沒捨得和于半珊說,「你呢?」

 

「我啊,想考A大!」提到A大,于半珊雙眼都盛著熠熠閃光,「尤其是計算機系,我一定會考上的!」

 

「那我也考A大吧,這樣我們就能一直在一起了。」甄少祥翻起于半珊額前的瀏海,輕輕在他光潔的額頭上印下一吻。

 

「嗯,一起加油吧!」

 

升上了三年級,所有人每天都周旋於讀書和考試之間,一睜開眼睛就是不停地複習、做題,直到夜深了才又闔上眼休息。

 

于半珊和甄少祥總是在一起讀書,兩人智商本來就輕鬆輾壓其他人,經過不斷的切磋琢磨更是進步神速,早已把全高三都甩了幾條街,兩人也因此感情越來越好,一天到晚散播狗糧。

 

于半珊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如此喜歡甄少祥。

 

───

 

放榜那天班上所有人都興奮地擠在一塊討論彼此錄取了哪間學校,于半珊自然是如願以償考上了A大,幾個兄弟們正高聲為他歡呼,于半珊則是高興得又叫又跳,不停大喊著「A大我來了」之類的話,連樓下的學弟妹都疑惑的仰起頭往他們教室裡看。

 

「半珊,恭喜。」甄少祥從剛才就一直看著于半珊可愛的行為,心裡卻不斷泛出酸澀,他越喜歡于半珊,就越捨不得離開他。

 

「于哥這麼聰明,考上是理所當然的!」于半珊得意地挑眉,讓他想到兩年前打賭時于半珊的表情,「那你呢,考上沒有?」于半珊正要奪走甄少祥手上的手機,就有一通電話打來,甄少祥不好意思的微笑,走出教室接了電話。

 

等掛了電話回到教室裡頭,于半珊已經在和其他人討論要去哪裡慶祝,甄少祥嘆了口氣,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甄總已經替他辦好了所有手續,一畢業他就要離開生活了18年的地方,最令他放不下的,當然還是眼前那個正在開心大笑的人。

 

畢業當天,全校都哽咽著、五音不全地唱起校歌,大家抱在一起流淚,「阿威,你跟我借的錢還沒還我呢,你到那麼遠的學校去,我跟誰要回來啊!」于半珊抱住其中一個要好的朋友,哭著大喊。

 

「小胖,我請你吃那麼多次飯,你還沒請過我半次,這樣你也好意思走!」于半珊哭得都快喘不過氣,後來說了些甚麼也沒人聽得懂,只能一個一個的和他擁抱、安慰他。

 

最後他抱著甄少祥,臉上還掛著兩行淚,嘴角卻是笑著的,「幸好上了大學我還能見到你。」甄少祥沒有說話,只拍拍他的背。

 

離開了學校,甄少祥和往常一樣陪于半珊回家,于半珊可能是哭累了在路上一句話都沒說,而甄少祥則是心裡太過複雜,不知從何開口。

 

兩人停在于半珊家門口,面面相覷,沉默了幾秒鐘,「半珊,我要去美國了。」甄少祥開口,視線緊盯著地面不敢看于半珊的表情。

 

「甚麼意思?」于半珊皺起眉,其實對方的反應已經很明顯告訴他了。

 

「我要去美國讀大學,明天就走。」

 

「甚麼時候決定的?」甄少祥看不見于半珊的表情,但聽得出他語氣中的顫抖。于半珊感覺眼眶發熱,鼻頭泛起一陣酸楚。

 

「二年級……」

 

『甄少祥,你想考甚麼大學啊?』

 

『我……我還沒想好,你呢?』

 

『我啊,想考A大!尤其是計算機系,我一定會考上的!』

 

『那我也考A大吧,這樣我們就能一直在一起了。』

 

『嗯,一起加油吧!』

 

原來,他早就計畫好要離開中國,卻一直瞞著他,「甄少祥,你大爺!」于半珊一把推開甄少祥,頭也不回地離開,一直隱忍的淚水也止不住滑落。

 

巷口的風刮過甄少祥的雙頰,皮膚傳來微涼的感受,甄少祥這才發現,原來自己早已淚流滿面。

 

──『就這樣吧就這樣吧我同意可是我淚如雨下』

 

-Tbc-

發源自 五月天-而我知道

一個學生時代初戀的酸澀感覺

偶爾吃素一下下一章繼續吃肉

真的好想小清新路線但劇情渣到爆ZZZ

评论(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