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蕉

我腐故我在

【香芋】溫柔

【香芋】溫柔

 

于半珊從大衣口袋中摸出一盒香菸,掀開盒蓋,菸盒內只有一個小小的空位,于半珊盯著盒裡的菸五秒鐘,還是抽出了一根叼在嘴上,撈出還有著滿滿汽油的打火機點燃香菸的尾端,用力吸了一口。

 

「咳、咳……」才剛吐出的灰白煙圈立馬被外頭的風送了回來,嗆得于半珊眼淚都被逼了出來。

 

強忍著不適感又吸了一口,這回嗆得更厲害了。于半珊其實不太會抽菸,就平常來說幾個月才抽上一根,他手中的這盒菸都不曉得過期了多久,才抽了兩三根,而每當他抽著這些氣味令他反胃的菸,只有一個可能──他的心情非常非常差。

 

逼著自己連吸了好幾口,罊欬不止,淚珠都順著眼角滾了下來,于半珊卻像是要把所有的不滿都發洩到菸身上,往死裡汲取濃厚的菸草味。

 

指節間輕輕夾著的菸捲忽然被另一個力道抽離手中,「誰准你抽菸了?」面前的人語氣帶著責備,眼底卻有著道不盡的心疼。

 

于半珊只是看著他捻熄手上的菸,指尖留下些許菸灰,雙頰上的淚痕未乾。甄少祥將他擁入懷中,輕撫著他早已被寒風吹亂的柔軟碎髮,溫暖的手背抹去他殘存的清淚。

 

「反正你甚麼都不管了,我也不要你管。」于半珊餘留的體溫只襯得北風更加凜冽,甄少祥狠狠揉碎手中的菸頭,菸草散了一地,清冷的菸草香染上他的指尖。

 

「所以你們現在甚麼情況?」郝眉一手托腮、指尖點著自己的下唇,一手正攪拌著KO特調的愛心拿鐵,杯中淺褐色的液體散發出陣陣濃醇的香味,竄入于半珊的鼻腔令他感覺放鬆了些。

 

「我怎麼會知道啊!我就是覺得自己很奇怪……」于半珊心煩意亂地雙手抱頭撓亂自己的髮絲,「他今天居然還敢對我發脾氣!」一想到方才的『抽菸事件』,于半珊就在心裡又多罵了甄少祥幾句。

 

「你就多體諒體諒你家小甄總吧,人家養你多不容易啊!」郝眉拿起一旁KO剛烤好、還有些燙嘴的小餅乾咬了一口,「你以為你吃的有比我少嗎?」

 

「拜託了,還有誰能比你會吃啊?」于半珊一把搶過郝眉手上的餅乾,「你看看你,下巴都快數不清了,小心KO把你抓去按斤賣掉!」

 

「你說甚麼!KO才不會那樣對我,」郝眉氣憤的一拍桌子,伸出手用力掐了對方擺著賤兮兮表情的臉,「你別吃我餅乾,快還來!」

 

一邊為老婆準備著愛心下午茶的KO感到相當無奈,說好的解決感情問題呢?怎麼就演變成小學生打架了?

 

經過一番激戰之後兩人終於氣喘吁吁地坐了下來,準備回歸正題。

 

「你不覺得你現在的行為有那麼一丟丟的……」郝眉微瞇起雙眼,用手指比了個一點點的手勢,「幼稚。」

 

「我?我怎麼幼稚了?」于半珊瞪大眼睛,對於郝眉提出的評價感到相當不滿,「他自己三天兩頭的大半夜才回家,天還沒亮又出去,有時候更乾脆,直接睡公司!」回想起這陣子見到甄少祥的次數屈指可數,于半珊不免情緒有些激動。

 

「人家可是大公司的大老闆,」郝眉連續做了兩個表示『大』的動作,「為了公司忙到三更半夜,這多偉大!」

 

「全公司就剩他一個人了是吧?」于半珊喝了口茶逼自己冷靜下來,「我看啊……他根本就有鬼!」

 

上一秒還相信于半珊終於要開竅的郝眉這回真的確定了自己兄弟已經沒救的事實,又確定了果然人一陷入戀愛智商就會直線下降,都忘了自己也是溺死在愛河的人。

 

「我已經很難跟你溝通,」郝眉一臉『以你的智商我很難跟你解釋』,無奈地扶著前額搖搖頭,「我只能勸你回去跟他好好談談吧。」

 

這已經是這個月第幾次了?甄少祥倚在欄杆上,一陣又一陣寒涼的風有如碎玻璃一般刺痛他的臉頰、令他雙眼乾澀,也讓他的心一點一滴的失了溫度。

 

這次是自他接手公司以來第一次和國外的大公司合作,他自然相當看重,也比以往都投入了更多的心力,而代價就是他和于半珊相處的時間變得非常少,剛開始他很努力地想趕著早點回家,但不論他怎麼哄怎麼低聲下氣,于半珊依然一天比一天還要冷漠。

 

看了一眼上午時于半珊留在一旁的菸盒,甄少祥點上一根菸,每抽一口就彷彿在和于半珊分享著同樣的苦澀,自從和于半珊交往後,甄少祥就再沒抽過菸,他知道于半珊有多討厭那個味道,更明白于半珊抽的那根菸代表著甚麼,「唉……」嘆息著吐了口氣,看著菸圈緩緩消散、隱沒在空氣中,甄少祥突然覺得眼角有些酸澀。

 

他和于半珊都已經是成年男人,兩人也經常有一方出差或者加班的時候,這回自己比起以往是忙了些,但他以為于半珊早已習慣了做他們這行就會有這樣的事發生,于半珊這般無理取鬧讓他不知道自己是該高興對方很在意自己,還是應該要感到煩躁。

 

兩人已經一個禮拜沒說上話了,甄少祥不禁開始懷疑自己一直在盡力維持的是甚麼,他們之間的感情是真真切切的愛,亦或者只是一種生活習慣、依賴?

 

「誰准你抽菸了?」身後的聲音是如此熟悉,語氣卻好陌生。

 

甄少祥掐熄了菸,硬是把漸漸滲出的淚水吸了回去,深深吸了口氣,轉過身去面對來人。

 

「你是想繼續這樣下去,還是把話說清楚?」于半珊自己的內心也是錯亂的,他知道甄少祥工作忙,也知道他自己該有成熟男人的行為表現,但他就是覺得明明同住在一間屋子裡卻說不上一句話,令他很沒有安全感。

 

「半珊,我說得很清楚,我最近工作真的比較忙,我很快就會處理好的,你別生氣好不好?」甄少祥對於對方那種質問般的語氣感到不悅,但還是強忍著隨時可能爆發的情緒柔聲安慰對方。

 

「你不打電話給我我忍了,你不來接我我也忍了,你不和我一起吃飯我也忍了,」于半珊仰起頭抑制著即將要奪眶而出的淚水,「你連家都不回了,是甚麼意思?」

 

「這我也不願意啊,半珊,你能不能別鬧了?」甄少祥突然覺得回到以前哄著那些任性女孩的時候,但以前那些女人哄不成就算了換下一個,于半珊可不能算了。

 

于半珊也覺得自己現在的行為就像會出現在網路上情侶吵架影片的女朋友,可是戀愛經驗零的于半珊就是無法克制自己的患得患失。

 

「半珊,你愛我嗎?」還是只是需要有個人陪你?甄少降微紅的眼眶又開始有些濕潤,他害怕于半珊的回答不是他所期待的那個。

 

但于半珊沒有說話,只是緊抿著雙唇。甄少祥揚起苦澀的微笑,不回答就是否定了吧,那麼自己也沒有任何堅持下去的理由。

 

甄少祥朝于半珊走近一步,雙手輕輕搭在對方肩上,緩緩開口,「于半珊,如果你對我說,你想要一朵花,那麼,我就會給你一朵花,」他有些沙啞的聲音撞擊著于半珊的大腦,猜不透對方的下一步,「如果你對我說,你想要一顆星星,那麼,我就會給你一顆星星,」于半珊雙唇止不住的發顫,方才好不容易抑制的淚又慢慢沾溼了眼眶,「如果你對我說,你想要一場雪,那麼,我就會給你一場雪,」他乾澀的話語越來越哽咽,而聽到這,于半珊的雙頰已是淌滿了淚水。

 

「如果你對我說,你想要離開我……」甄少祥用力吸了一大口氣,像是在為接下來要說的話醞釀勇氣,「我會給你全部全部自由。」

 

甄少祥自己也忍不住流下了淚,明明以為自己已經有了足夠的心理建設,但心裡的疼痛遠遠超過他所能承受的範圍。

 

于半珊用力吸了吸鼻子,胡亂抹乾臉上的淚水,雙手環上對方的脖頸,貼近對方耳邊哽咽地開口,「笨蛋,我還你全部自由。」

 

隔日,真億科技的所有員工都對著自己突然暴增的工作量默默流淚。看著又沒了人的總裁辦公室,秘書抱著一大疊文件,生無可戀。

 

-Fin-

發源自 五月天-溫柔(還你自由版)後面那些台詞是從演唱會裡面來的每次聽都哭到不行的一個版本

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寫甚麼

覺得半珊被我毀滅成一個腦殘女朋友

不過談戀愛就是不能太理性吧(胡說八道

好吧我保證下次又是H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