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蕉

我腐故我在

【香芋】國際禮儀

【香芋】國際禮儀

 

「半珊,我今天有點事不能接你下班了,」甄少祥貼心地替于半珊解開了繫在他身上的安全帶,溫暖的掌心撫上對方柔嫩的臉頰,還不捨地附贈一個輕柔的吻,「你回家一定要記得吃晚飯,知道嗎?」

 

于半珊隨口嗯了聲一把推開甄少祥就低下紅著的臉故作鎮定地走進公司,甄少祥看著對方自以為從容卻早已亂了的步伐,覺得于半珊真是可愛到不行。

 

于半珊和平時一樣做完自己的工作準時下了班,也和平常一樣一下班就從辦公室的窗邊往樓下找尋那輛熟悉的車。

 

「咦,愚公,今天怎麼沒看到甄總的車啊?」郝眉也走到窗前接受陽光的洗禮,伸了個舒服的懶腰後才發現平時總能看見的那輛醒目招搖的轎車居然不見蹤影,「你們該不會吵架了吧?」郝眉瞪大眼睛望向于半珊,彷彿發現了天大的祕密。

 

「沒,我和他有甚麼架可吵的?」于半珊戳了戳郝眉的額頭,在KO灼熱的目光下觸電般地收回了手,「他就是今天公司忙。」

 

郝眉對說著這話時眼神不停飄移的于半珊感到無語,之前于半珊不讓甄少祥接送的時候甄少祥依舊硬是死皮賴臉的天天準時報到,怎麼還有于半珊讓他接他還沒空的時候了?不過要是真有甚麼事,于半珊肯定是頭一個打電話給他問候甄少祥祖宗十八代的人,這麼想著,郝眉就放心地擺擺手向公司的其他人道別,離開了。

 

于半珊和甄少祥都是成年男人,他們對於對方的行蹤通常不會質問得太過詳細,不論是以男人的思維來說得尊重以及成熟,亦或者是建立在情人間的信任以及適當的個人空間上,畢竟在他們的認知裡,走到哪就得跟到哪是青少年談的小情小愛才會有的事。況且兩人的工作都是屬於沒日沒夜型的,加班到大半夜甚至在公司過夜都是司空見慣的。

 

隨意收拾好自己的物品之後,于半珊就隔著玻璃窗朝還在辦公室內賣命的肖奈揮揮手,離開了公司。

 

于半珊沿著平時回家的路走,才走沒幾步就停了下來,「突然好想吃隔壁巷子的章魚燒。」想想就換了個方向往隔壁巷子繞。

 

于半珊往自己被風吹得有些發寒的雙手呼了口熱氣,提著剛才買來的章魚燒就邁步往回家的方向走,才走沒幾步又停了下來,巷口停著一輛天天準時到致一樓下報到的車,于半珊還想著說不定是自己看錯了,但仔細一想除了甄少祥,還有誰會開這麼招搖的車。

 

視線四處找尋那輛車的主人,終於在離巷口不遠的高檔咖啡廳門口看見了那人的身影,但甄少祥身邊還有另一個人。

 

于半珊往咖啡廳的方向走近了一些,就看見甄少祥給了對面那個漂亮的大姊姊一個擁抱,于半珊愣了幾秒才拿出手機來,一打開錄影模式,甄少祥又有了動作。這回直接把臉貼上去親了對方兩下,于半珊握著手機的手都氣得有些顫抖,在心裡狠狠地詛咒甄少祥不得好死。

 

朝著兩人的方向比了個中指,于半珊避開兩人一路狂奔回家。

 

「少祥,好久不見,都長這麼大了。」甄阿姨興奮地對甄少祥到處摸、到處掐,「變得這麼帥阿姨都認不出來了!」開心的甄阿姨抬手拍拍甄少祥的肩膀,又意猶未盡地抱了兩下才甘心。

 

「好久不見啊,阿姨還是一樣年輕漂亮!」甄少祥禮貌地回應,突然覺得背後涼颼颼的,回頭一看只見一個人影快速奔過。

 

「哎唷嘴真甜,別在這站著了,我們快進去聊。」甄阿姨挽起甄少祥的手臂就往咖啡廳裏頭走,甄少祥還來不及釐清自己的疑惑就被拉了進去。

 

「喂,愚公,怎麼啦?」郝眉一回到家就看見自己的手機有十幾通來自于半珊的未接來電,肯定是有甚麼重大的事,不然于半珊不會這麼急著找他的。

 

「美人,我傳個影片給你看,你等等!」于半珊匆忙地掛了電話,從手機裡翻找出幾分鐘前錄的影片發給郝眉。

 

過沒幾秒,郝眉就打電話過來,「我靠,你沒看錯吧,你不是說他公司忙嗎?」在這種危急時刻,于半珊哪還顧的上面子,「我是騙你的,我根本不知道他去哪!除了他還有誰沒事穿這種西裝出門!」

 

郝眉此刻也顧不得去追究對方撒謊這件事,又把影片重播了好幾次確認男主角的身分,「真沒想到小甄總好這口……御姊型的,」于半珊似乎沒有和自己開玩笑的興致,郝眉尷尬地乾咳兩聲,「那你打算怎麼辦?」

 

「我真他媽腦子被蟲蛀了才以為他和以前不一樣!」于半珊咬牙切齒的說,聲音都氣得發顫,另一頭的郝眉害怕的把手機拿遠了些,「他一回來就準備分手!」

 

「好,我也替你教訓那個渣男,讓KO把他電腦裡的資料刪光!」郝眉回頭用眼神對KO示意,KO朝他點點頭就立刻拿起電腦動作,「你別難過啊,明天下班哥再請你吃飯,叫上老三、猴子陪你喝一杯。」

 

「謝謝你美人,還是你們這群親兄弟對我最好!」于半珊感動地吸了吸鼻子,他真覺得同居四年的室友沒白當了,到時KO一把甄少祥電腦裡所有資料都清除,必能解他心頭之恨。

 

于半珊再次點開作為犯罪證據的影片,仔細研究起影片中的女主角,看上去年紀雖然大了點,但五官依舊標緻,穿著並不暴露,卻沒有遮掩了她姣好的身材,整個舉手投足都散發高雅的氣質,就連吃甄少祥豆腐都優雅。于半珊低頭看了看自己,不過就是胸前比她平坦了點,腰圍和腿比她粗了點,至於嗎!

 

「半珊,你看我買了你最愛吃的……」甄少祥一進屋就興奮地舉起手上的塑膠袋對于半珊晃了晃,卻發現對方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有些不對勁,「怎麼了?」

 

于半珊沒說話,只回以一個『你說呢』的眼神,甄少祥腦海裡瞬間閃過千百種可能,「是不是我讓你一個人下班你不高興啦?別生氣嘛,我這不是買了你愛吃的來補償你嗎?」甄少祥貼上去蹭了蹭于半珊的臉頰,被對方一臉嫌棄的推開。

 

甄少祥無辜的眨了眨眼睛,又開始絞盡腦汁地想自己哪裡又惹于半珊不開心了,「還是我下午沒有給你打電話讓你擔心了?我今天電話有點多,明天一定給你多打幾通!」甄少祥又抓住于半珊的手往手背蹭了蹭,像是一隻做錯事撒嬌求主人原諒的小狗。

 

于半珊忍無可忍的嘆了口氣還翻了個白眼,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打開了手機,點開影片隨手往桌上一扔,「自己看。」用下巴指了指手機的方向。

 

甄少祥一臉疑惑的拿起手機看,看見影片裡的內容是下午和甄阿姨見面的畫面,想起那個從自己背後奔過的身影,忍不住笑了。

 

「笑甚麼,玩弄我很高興是嗎?」看見甄少祥失笑令于半珊本來就燒得旺盛的怒火像是又淋上了燃油,「我告訴你,老子今天就跟你……」沒說完的話被甄少祥用吻堵了回去,于半珊憤怒地用力咬了對方的嘴唇一口,甄少祥卻還是笑得一臉開心。

 

「半珊,那是我住在法國的阿姨,吻臉頰是法國的基本禮儀,只是臉貼臉而已,沒有真的親吻。」于半珊從原本的怒氣沖天轉為錯愕,驚訝地張大了嘴。

 

「你要是不信的話可以看看,」甄少祥拿出自己的手機,點開甄阿姨剛剛在朋友圈發的動態,內容是『好久沒看見姪子,孩子長得真快!』以及兩人的合照,于半珊端詳了幾秒鐘,發現兩人還真長得有點像,「再不信的話我直接打電話讓你確認。」說著就要打開聯絡人選單,于半珊急忙把甄少祥的手機搶過來。

 

「不用打了,我信我信……」于半珊此刻臉脹紅得像隻煮熟的蝦,他覺得自己簡直太丟臉了,以後在甄少祥面前怎麼抬得起頭?

 

「半珊,你吃醋的樣子真是太可愛了,」甄少祥趁著對方大腦當機偷吃了幾口豆腐,「不過我這輩子絕對不會背叛你的,因為你就是最好的。」甄少祥深情的望著于半珊,捧著對方的臉印下一個吻。

 

聽見此話讓于半珊的臉更紅了,不過他馬上就想到一個更嚴重的問題,那就是KO大神異於常人的效率。

 

「你要不要……先看看你的電腦?」于半珊尷尬地開口破壞氣氛,而甄少祥又是一臉的疑惑,走到自己的電腦桌前打開螢幕。

 

只見桌面上空空如也,連個垃圾桶都不留。甄少祥定格了幾秒,再確認一次他開的是自己的電腦後,無助的一陣哀號,「我還來不及備份的策畫案──!」

 

叫聲之淒厲,于半珊不忍的摀住雙耳,此語他人尚不可聞,況僕心哉!

 

-Fin-

不知為何堅持今天寫完

不知不覺就這個時間了

大家晚安

评论(1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