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蕉

我腐故我在

【香芋】于老師的心事(上)

【香芋】于老師的心事(上)

 

「甄少祥,我不管你爸是誰,」于半珊拍案而起,一手用力揪住甄少祥的衣領,惡狠狠的眼神對上了對方無所畏懼的雙眼,「只要你還在這所學校一天,就得照我的規矩!」

 

甄少祥失笑,慵懶地理了理自己被捏皺了的衣襟,「就算我爸甚麼都不是,我也一樣不會聽你的。」充滿磁性的嗓音撞擊著于半珊的耳膜再傳導至大腦,化為更多的憤怒。

 

很好,這位騷年,你成功的激怒了我。老子肯定讓你這兲跪下來叫爸爸!

 

今天是開學的第一天,于半珊在一大清早出門前還對著鏡子裡的自己一番加油打氣,一定要更加努力地教學、和學生培養感情,比去年的自己更進步才行。

 

誰知才剛到學校打了卡就被校長叫到辦公室裡,「于老師,你知道你班上有一位轉學生叫甄少祥吧?」于半珊點點頭,「他爸爸是學校家長會的會長,你千萬千萬不能讓他受到一點點的委屈,明白嗎?」于半珊還是點點頭,卻在心裡翻了幾十個白眼。

 

家長會會長他當然知道,錢多到可以用鈔票填海,學校裡有一半的建設都是靠會長的資金搞出來的,于半珊已經在心裡預想了甄少祥的模樣,那種大少爺肯定是文質彬彬、脾氣好頭腦也好的別人家兒子吧!

 

然而于半珊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他根本連見到甄少祥廬山真面目的機會都沒有,那兔崽子第一天就蹺了他兩堂課!

 

把人叫來了辦公室才好好看清了甄少祥的樣貌,頭髮抓得像雞窩還染了金褐色,制服襯衫的扣子一共也才五個他就解開了三個,皮帶是騷氣的蟑螂色上頭還有著亮金色的mark,整體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辣眼睛。

 

雖說甄少祥已經表明了自己的立場,但之後每一堂于半珊的課他都乖乖地坐在座位上,有沒有把內容聽進去不得而知,但這舉動讓于半珊覺得他好像也沒那麼討人厭。

───

「唷,今天這麼幸運,讓我們遇到大少爺啦。」一群頭髮染得五顏六色得混混正好和甄少祥在同一時間蹺課,帶頭的人朝身後的小弟們示意了一下,不等甄少祥反應過來就揮出一拳。

 

「嘖,居然打本大爺的帥臉。」甄少祥不怒反笑,用手背蹭去嘴角的點點血跡,就這麼只不停閃躲著對方的攻勢,卻始終沒有任何的回擊。

 

「喂,當老子死了是不是?」雙方才開戰沒多久,于半珊就接獲了附近民眾的消息說有他們學校的學生在隔壁巷子鬥毆,于半珊到現場一看才發現被打的那個還是甄少祥。

 

他校的學生聞言手上的動作都停了下來轉頭看向于半珊,「同學們對我不陌生吧?是不是需要于某施行愛的教育?」于半珊雙手交握捏了捏,指尖的關節發出清脆的聲響,臉上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慄。

 

傳聞中好幾個到他們學校找麻煩的學生經過他的諄諄教誨全都轉到其他隔了十萬八千里的學校去,為的就是消除所有遇見他的機會,這群混混當然不會不識相到繼續挑釁這位傳說級人物,帶頭的人趕緊給小嘍囉們使了個眼色落荒而逃。

 

于半珊看著渾身是傷的甄少祥皺了皺眉,無奈地將人拖回了學校,那人看上去卻是一派輕鬆,好似剛才發生的事情都與他無關一般。

 

「你這智障,也不知道還手!」于半珊細心地擦掉甄少祥臉上及制服上的血跡,看著對方目光一直追著自己動作的手不停傻笑,于半珊幾乎可以確定甄少祥的腦子被打壞了。

 

「我要是不小心把他們給秒殺了,你怎麼會來救我呢,于老師?」甄少祥視線對上了于半珊的雙眼,眼神透露出的訊息令于半珊疑惑。

 

「白癡,淨說些廢話!」于半珊用手指用力彈了甄少祥的額頭,雙頰卻不自覺的泛起微微的緋紅,真沒想到自己會被一個小屁孩調戲,更可悲的是自己還害羞了,「沒甚麼事別隨便蹺課。」洗淨自己沾了些許藥水的手,于半珊尷尬地逃離現場。

 

甄少祥手掌覆上被彈得有些發紅的前額,對著那人匆忙逃走的背影漾起一抹微笑,「還真可愛~」

───

「你、你到底在想甚麼!」于半珊的食指在甄少祥額頭上一連戳了好幾下,「上次不是還很能忍嗎!」于半珊氣得臉紅脖子粗,而甄少祥毫無波瀾的表情更讓她憤怒。

 

「你是不知道這混蛋說了你甚麼!」甄少祥瞪著身旁鼻青臉腫的同學,眼神裡的狠戾幾乎滿溢了出來。

 

「怎麼能說同學混蛋,他怎麼說我是他的事!」此話一出頓時令甄少祥的心像是被人淋上了凜冽的水,于半珊察覺到甄少祥臉上表情些微的變化,但身為教職人員還是必須按照最和平的方式解決,「現在向同學道歉。」

 

「我不。」甄少祥雙眼死死地盯著于半珊,像是在譴責于半珊糟蹋他的情感。

 

『拜、託、了。』于半珊用口形示意甄少祥配合自己,甄少祥才毫無誠意的隨口道了歉,「沒事了,甄少祥留下來。」

 

同學出了辦公室,甄少祥一聽見門闔上的聲音就將一直壓抑在心中的怒意爆發了出來,「那垃圾說你這麼年輕就能當上教學組長肯定是和校長有甚麼不尋常的關係,我怎麼可能……」話音未落,甄少祥感覺到于半珊溫暖的手心搭在自己頭頂上。

 

「謝謝你。」于半珊的笑容彷彿一束和煦金燦的陽光灑落甄少祥的心房,順著血液流淌至全身上下,頓時間,甄少祥都忘了該說甚麼話、做甚麼樣的表情。

───

轉眼學期已過了大半,學生們也將迎來期中考,于半珊相當榮幸地接下了編寫試題卷的任務,已經向自己立過誓的于半珊當然要履行諾言比以往更努力才行,因此,他認為這回沒有出一份地獄級的試題卷完全不符合他的內涵,也因此,于半珊熬夜的時間變得越來越長。

 

「我靠,于老師怎麼天天都像吃了炸藥?」方才在課堂上被狠狠飆罵了一頓的學生們一下課就聚成一團開始討論起于半珊最近擴大了地雷區的怪異表現。

 

「該不會那啥、更年……」另一位同學才正要發表高論就對上了角落裡甄少祥的雙眼,接收到對方含著豐富訊息的微笑趕緊閉上了嘴,上回說于半珊壞話的同學到現在傷都還沒痊癒,他自然不會給自己找麻煩。

 

「和女朋友吵架了吧?」突然有位女同學高聲地喊,馬上就感受到來自教室四面八方的八卦目光,連忙壓低了音量,「我聽說于老師和美女化學老師是一對!」儘管刻意說得小聲了些,但一旁的甄少祥依然聽得一清二楚。

 

「怎麼是你啊?」正埋首於歷屆試題間忙得焦頭爛額的于半珊抬眼看了一下來人,又快速收回了視線。

 

「于老師不和我聊聊和美女化學老師的愛情故事嗎?」其實一向只有在于半珊的課才會保持清醒的甄少祥根本對美女化學老師毫無印象,叫甚麼名字、長甚麼樣子一蓋不知,他只知道接近于半珊的女人絕非善類。

 

「發甚麼神經啊?我很忙你趕緊走!」于半珊本來就因為繁重的事務恨不得把一天過成四十八小時,這回又有個人瘋言瘋語地騷擾他,令他思緒亂得不得了。

 

「你不解釋就是承認了你倆有秘密!」甄少祥一步步逼近連一點點注意力也沒有分給他的于半珊,雙臂撐在辦公桌上將于半珊圍在雙臂間的小區塊裡。

 

書上的字全被擋住了,這下于半珊不得不抬起頭來看那個搗亂的人,無奈又微慍地站起身,「你是白癡啊!我連人家多大都不曉得,能有啥秘密?你沒事就滾……」于半珊視線內的景物突然變得灰暗,那人大喊的聲音也變得遙遠,只覺自己全身都失了力氣。

 

「半珊!」甄少祥一把抱起倒進自己懷裡的人兒,焦急地往醫務室的方向衝刺,他感覺這是他有生以來跑得最快的一次。

 

將于半珊輕輕放上了不太舒適的休息床,甄少祥慌張地抓著保健老師的手,「于老師怎麼了?有沒有發燒?會不會很嚴重?要不要到醫院看看?甚麼時候能醒?」,保健老師翻了個白眼用力拍掉甄少祥緊抓著自己的手,「他只是壓力太大,長時間熬夜,你只要不吵他他就沒事了。」

 

「哦好,謝謝老師。」反應過來自己有多失態的甄少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倒了杯水在休息床的床頭上就坐在于半珊身旁打量于半珊的睡顏。

 

纖長的睫毛蝴蝶般輕輕地顫動,鼻樑骨的線條完美得像是雕刻出來的,玫瑰花似的唇瓣比女孩子的更加粉嫩可口,削尖的下巴明顯比上個月瘦了許多,甄少祥心疼的輕撫于半珊的頰側,指尖不自覺地觸碰那誘人的唇,我就嘗一口,應該沒關係吧?起了邪念的甄少祥才剛把手撤離對方的唇,還沒來得及吃豆腐,于半珊就睜開了雙眼。

 

甄少祥尷尬地收回停在半空中的手,「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于半珊坐了起來,接過甄少祥遞來的水杯開玩笑道,「有你在我就沒好事。」

 

「以後不許熬夜,不管有甚麼理由都不能。」甄少祥嚴肅的神情從于半珊雙眼中倒映出來,他才發現自己對于半珊的關心已經超越了想像。

 

「知道了,謝謝你……」于半珊覺得自己已經漸漸陷入了甄少祥的溫柔裡,無法克制的,喜歡上眼前這個人。

 

「你要是真想謝我,就給我補習吧。」畫風切換得太快,于半珊一時間無法反應,一頭霧水。

 

「這事以後再說,你再睡一會兒吧。」把于半珊扶回了臥姿,甄少祥在于半珊前額落下一個吻,于半珊閉上雙眼,雙頰的紅暈卻被甄少祥的視線完美捕捉。

 

喜歡你,也是一種癮。


 -Tbc-

我真的是一個超沒創意的人

又讓甄總被揍

跪求大大提供腦洞:(

按照本人的慣例

下一篇會發生甚麼事你們都懂

评论(1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