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蕉

我腐故我在

【香芋】Love Me Like You Do? 白色情人節快樂~

【香芋】Love Me Like You Do? 白色情人節快樂~

 

于半珊一大清早進了公司就看見郝眉和貝微微兩人在辦公室角落神秘兮兮地開起了小組會議,好奇心驅使之下于半珊靠過去壓低了聲音,「你們聊甚麼呀,這麼隱密?」

 

兩人聽見都嚇了一大跳,看見是于半珊後才鬆了口氣拍拍自己加速跳動的心臟,「今天是白色情人節,美人師兄想要給KO師兄一個回禮,我才一起幫忙想啊!」貝微微看于半珊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像是已經有了萬全準備的樣子,「愚公師兄,你準備了甚麼給小甄總,說給我們參考參考。」

 

于半珊在貝微微的雙眼中看見了無盡的期待以及熟悉的八卦神情,尷尬地回答,「痾……甚麼是白色情人節啊?」

 

郝眉和貝微微同時倒抽了一口氣、瞪大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老于啊,我知道你單身的時間長,我只想問,你還是這世紀的人嗎?」郝眉調侃道,眼神中帶著赤裸裸的鄙視。

 

「愚公師兄比較清心寡慾,不能怪他,」于半珊感覺自己又被貝微微那無辜的眼神傷害了一次,「簡單來說,白色情人節就是在情人節的時候收到禮物的那一方要回禮。」

 

于半珊緩慢地點了點頭,「意思就是我應該送點甚麼給甄少祥吧?」雖說情人節那天被那人佔了便宜,而且收到的禮物還是那罐身為罪魁禍首的香水,但于半珊覺得自己還是應該有點表示,畢竟一年幾乎有三百天都能收到甄少祥送的禮物。

 

兩人臉上的表情又切換成『孺子可教也』,於是于半珊也加入了小組會議中討論。

 

「我總覺得我送甚麼都不對啊,他平時要甚麼有甚麼,我送的肯定沒他自己買的好。」于半珊絞盡腦汁想出了好幾種選擇,卻又全都在心裡打了好幾個大叉叉,一個家財萬貫的大少爺甚麼都不缺,怎麼可能需要他的禮物。

 

「要不,你今天對小甄總溫柔一點、盡量取悅他,他肯定會開心!」貝微微眼珠子轉了轉,想了一個最直接的方案,于半珊聽了也覺得挺好的,自己平常是對甄少祥粗暴了點,如果能做點改變的話那人應該也會高興的吧。

 

於是于半珊一整天心不在焉地敲打著鍵盤,腦中卻是在思索著對甄少祥好的千百種方式,最後為自己擬定了一整套作戰計畫的于半珊才放下心來認真工作。

 

「半珊,我回來啦。」對於甄少祥這種東方、西方節日都要大肆慶祝一番的人來說,自然是對白色情人節有些微的期待,縱然他知道他家的于半珊對這種興趣缺缺,心裡卻還是催眠著自己會有奇蹟發生。

 

「少祥,我好想你~」甄少祥拎起剛脫下的皮鞋正準備擺入鞋櫃的手明顯地震了一下,皮鞋砸到地上發出的聲響稍稍喚回了甄少祥的神智,甄少祥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臉上盈滿笑意的于半珊。

 

「我也好想你呀,」仔細打量于半珊全身上下,確認對方身上沒有藏著任何尖銳物體後甄少祥才放心的把于半珊擁入懷中,然而比剛才還要詭異一百倍的事情發生了,「痾……半珊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平時自己想要討一個擁抱都會被狠狠拒絕,此時于半珊卻像隻小貓在自己懷裡用力的磨蹭,照理來說甄少祥應該要覺得幸福得快融化了才對,但他卻感覺大難將至。

 

「你很餓吧?我煮了晚餐,是不是很期待!」于半珊雀躍地拉著對方的手就往餐桌的方向帶,完全無視掉甄少祥錯愕的表情。

 

「期待、期待……」甄少祥乾笑兩聲,餐桌上擺著兩碗熱氣騰騰的拉麵,于半珊一坐到椅子上就死死地盯著甄少祥,睜大的雙眼寫滿了『快吃、快吃』,甄少祥刻意讓袖口上的純銀鈕扣沾上一些湯汁,靜待幾秒後左右翻看了一下,很好,沒有變黑色,至少這頓晚餐是安全的。

 

看見甄少祥開始進食後于半珊才跟著動起了筷子,不過他感覺他的計畫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明明說了平常都被對方要求說的話,還下凡做了晚餐,甄少祥看起來卻一點開心的樣子都沒有,反而有點害怕的樣子?難道是麵太難吃了嗎?但于半珊認為以自己聰慧的頭腦來說下廚並不是甚麼難事,雖然稱不上人間美味但也是不錯的,至少比吃貨郝眉強個幾十倍。

 

于半珊依然沒有放棄,吃完晚餐後從冰箱拿出幾個小時前就準備好的繽紛果盤,再次鼓足了勇氣往正在看電視的甄少祥身上鑽,不忘順便戳起一塊蘋果餵到甄少祥嘴裡。

 

糟了,這回沒有先試毒,爸、媽,我愛你們……甄少祥沉痛地閉上雙眼,又竟帶了幾秒後發現身體沒有任何異狀,一睜開眼就看見于半珊用一種疑惑的眼神看著自己。

 

這下只有最後一種可能了,「半珊,我今晚睡哪啊?」沒想到原先預料的『沙發』二字遲遲沒有出現,但于半珊的下一句話令他的心跳幾乎停止。

 

「當然是和我一塊兒睡啦,怎麼問這麼奇怪的問題?」甄少祥又全身一顫,他幾乎可以確定眼前這個人是個冒牌貨,平時于半珊不把房門鎖起來就謝天謝地了,怎麼可能從他口中聽見『一、塊、兒、睡』這種話。

 

此刻于半珊卻沉浸在自己的演技之中,覺得自己能把這麼愚蠢又智障的台詞說的這麼自然絕對是不可多得的天才。

 

夜晚,甄少祥整個人被溫暖的被褥包圍著,懷裡還有個熟悉的體溫,甄少祥卻覺得心底涼颼颼的,不斷在腦中回憶了N百次自己今天做過的所有事,生怕有哪個部分惹于半珊不高興才導致現在這個局面。

 

「你怎麼不睡覺,一直在動?」于半珊轉過身面對甄少祥,縱然房裡沒有一絲燈光,甄少祥還是掩飾不了自己不停散發出的尷尬分子。

 

「半珊,你今天很奇怪啊……是不是我惹你不開心了?」于半珊搧了搧纖長的睫毛,愣了幾秒鐘才意識到甄少祥指的是自己的『計畫』。

 

想想也快過十二點了,于半珊乾脆全盤托出,「還不是早上微微師妹說今天是甚麼白色情人節,我想說上次沒有送你禮物就……但我想不到要送甚麼給你,微微師妹就說讓我對你好一點……」聽見對方的動機後,甄少祥忍不住笑出聲,原來于半珊的反常是出自於這麼可愛的原因。

 

「半珊,你不用想要送甚麼禮物給我或是像今天這樣,我就喜歡你平常的樣子,況且,你這樣讓我有點……不習慣,」甄少祥把臉埋到于半珊的頸窩中輕蹭了蹭,「你願意和我在一起就是我這輩子最好的禮物……」

 

于半珊感覺到自己雙頰發燙、心跳的聲響不停震動自己的耳膜,明明是想要送給對方回禮,卻又莫名其妙被撩了,這大半夜的還讓不讓人睡覺!

 

「哪來那麼多話,快睡覺!」將靠在自己身上的人推離了一些,于半珊捏住被角猛力一拉遮住自己羞紅的臉。

 

「別悶著睡覺,」甄少祥笑著把對方臉上的棉被往下扯,「情人節快樂,半珊,」雙唇在于半珊前額輕輕點了一下,又貼上對方耳畔壓低聲線,「我愛你。」

 

再次被對方飽含雌性的性感嗓音撩得嫑嫑的于半珊臉又更紅了些,「……情人節快樂。」

───

「怎麼樣啊愚公師兄,小甄總是不是很開心?」于半珊一踏入致一貝微微就帶著招牌八卦眼神撲了上來。

 

「得了吧微微師妹,妳出的餿主意差點害我被甄少祥帶到精神病院去!」想起自己昨天的白痴行徑,于半珊就恨不得鑽進地洞裡。

 

貝微微又是倒抽一口涼氣,「怎麼會?」語氣聽起來像是驚訝和懊惱,但于半珊從她的眼神中只看見加倍成長的興奮。

 

于半珊正和貝微微解釋到一半,KO就從兩人身後默默經過,「KO師兄,今天怎麼只有你一個人來?」

 

「郝眉不舒服,請假。」

 

好一個不舒服……于半珊頓時覺得自己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Fin-

在這邊向大家道個歉

最近真的是忙到爆炸產量也低得自己都看不下去

不過我還是會盡量一周至少發一篇

也很感謝在我沒有產出這段期間粉絲不減反增

祝我週日檢定順利

這篇就當作墊個胃吧

下一篇開車:)

评论(4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