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蕉

我腐故我在

【香芋】大金毛王子(上)

【香芋】大金毛王子(上)

 

冰涼的啤酒順著咽喉滑下,熱氣漸漸從皮膚表面被帶走,燥熱感不斷。

 

鋁罐被帶著恨意用力壓扁,從擺滿了各種酒品的地面又隨手拿起了一罐,拉開鐵環,一口又吞下了半罐,眼角有些濕潤,淚水不受控地拚命滑落。

 

一罐接著一罐,腦袋開始變得昏沉脹痛,縱然于半珊的酒量再好,啤酒的酒精度再低,二十多罐還是超越了他所能承受的範圍。

 

渾身使不上力,酒精蒸發後將體溫一點一滴地抽離于半珊蜷縮在沙發邊,緊抱著自己痛哭失聲,他從未想過自己也會有這麼一天,如此狼狽。

 

早晨,震耳欲聾的手機鈴聲把熟睡中的于半珊驚醒,他慌慌張張地翻找著手機,掃落了桌面上大半的物品,「喂,老三,」沙啞得像是在荒漠中好幾天沒喝上水一樣的聲音連于半珊自己都嚇了一跳,「抱歉我睡過頭了,我這就起來。」扶著疼到要炸裂的腦袋,于半珊勉強把身體從沙發上移開,前一晚留下的不適以及滿地的狼藉馬上就讓他重重跌到地上。

 

「今天好好休息吧,」另一頭的肖奈聽見這麼大的動靜幾乎能猜出于半珊那屋的情況,「放過你自己。」

 

「謝了,老三,」于半珊苦笑,沒想到現在不僅他自己可悲,還連累了其他人,「抱歉……」

 

肖奈只說了個嗯就掛斷了電話,于半珊坐在地上倚靠著牆面,雙手捂著臉試圖讓自己冷靜些。他和甄少祥分手是全公司都知道的事,就算他沒有明說,只要還沒瞎都看得出來,平時一到下班時間總是一分不差停在致一樓下的跑車已經好多天不見;以往上班時間每五分鐘一條的訊息、每十分鐘一通就連開會時間也不例外的電話也全都消失無蹤。

 

『半珊,你這就拋下我們,是不是太不夠意思了?』

 

『愚公師兄,我買了很多好吃的給你,你別不回來啊!』

 

『知道你很能喝,別再喝了,秀給誰看?你還是快來上班比較實在!』

 

訊息提示音接二連三地響起,看著上頭好友們的關心,于半珊又覺自己鼻頭泛酸,昨晚哭得紅腫的雙眼又開始發熱。

 

他們不過問、不挖他的傷口,而是給他滿滿的關心,于半珊一手扶著牆吃力地站起身,給自己沖了一杯醒酒茶,比起甄少祥一人給他的傷害,他更應該在意的是其他人給他的關切,何況人一生總會失個幾次戀吧?于半珊這麼想著心裡似乎沒那麼難受了,喝了醒酒茶以後感覺意識清晰了許多,于半珊收拾起前一晚的殘局,將那些空鋁罐連帶著這一年來的回憶都一併打包扔掉。

 

于半珊佇立在等身鏡前,鏡中自己狼狽不堪的模樣讓他不禁失笑,原來自己落魄的時候看起來是這麼的蠢,雙眼紅腫得如核桃般還頂著一頭亂髮,于半珊洗了把臉,順著側臉的線條摸了摸,「你看看你,意氣風發的于哥哪去了?簡直比美人還不Man,振作點吧,別讓我都看不起你!」沾濕的手掌輕輕往臉頰上拍了幾下,扯過一旁掛著的襯衫換上、把散亂的頭髮打理了一番,加滿血的于半珊就出了門。

 

「汪、汪!」狗吠聲此起彼落,放眼望去各個品種的狗,從小型的西施、馬爾濟斯到能輕而易舉把人給撲倒的牧羊犬、哈士奇等應有盡有,牠們看見人類的到來都相當興奮的吠叫著,期待能夠離開收容所。

 

于半珊仔細地環顧了一圈,發現角落裡有一隻黃金獵犬不吵不鬧,靜靜地縮在角落,毛茸茸的尾巴小幅度地搖晃著,看上去一點也不像其他狗兒一樣興奮,反而有一種落寞、絕望的感覺。

 

「就牠吧,牠有名字嗎?」于半珊指著黃金獵犬詢問工作人員,黃金獵犬總算挪了挪身子抬起頭來看了于半珊一眼。

 

工作人員走到鐵籠前查看黃金獵犬的資訊卡,「還沒有,牠是我們上周才帶回來的狗兒,」于半珊也順著工作人員的視線看了看資訊卡,上頭除了發現牠的地方和估計的年齡以外甚麼資訊都沒有,「牠很乖的,希望你能好好照顧牠。」工作人員把黃金獵犬抱到于半珊手上。

 

「我一定會的,謝謝你。」手中沉甸甸的重量以及皮膚的溫度讓于半珊有種莫名的滿足感,梳了梳黃金獵犬背上柔順的毛髮,于半珊帶著愉悅的心情把黃金獵犬抱回公寓。

 

于半珊替黃金獵犬取了個名字叫小羊(少祥分一半),他總有種小羊其實是人類幻化而成的錯覺,因為牠比小孩子更好管教千百倍,叫牠往東牠絕不會往西跟你作對,也從沒聽過牠吠叫,但于半珊漸漸擔心起一件事──莫非小羊是個啞巴?

 

于半珊盤腿坐到地上,雙手捧著小羊毛茸茸的腦袋,「小羊啊……那個,爸爸有點擔心你……是不是發不出聲音啊?」最怕空氣突然安靜,于半珊尷尬地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如果不是的話,你汪一聲試試行不行?」空氣再次凝結,于半珊終於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多蠢,居然異想天開地以為一隻狗能聽懂他說的話。

 

拍拍小羊的頭,于半珊正準備站起身來時突然聽見一道小而清晰的聲音,「汪!」于半珊雙眼頓時亮了起來,用力抱住小羊,「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是啞巴,只是比較高冷!」小羊似乎也很高興,尾巴大力地搖晃著。

 

隨著他們相處的時間越長,于半珊越覺得小羊像個人,當他熬夜趕策劃案不小心趴在電腦桌前睡著的時候,醒來身上總會披著一件外套,起初他還以為是自己打策劃案時就披在身上醒來後忘了,後來發現就連原本離自己幾公尺遠的外套都會莫名出現在自己身上,讓他不得不承認。

 

當于半珊工作上遇到瓶頸心情不佳時,小羊總會默默坐在他身邊東蹭西蹭,像是在給予他鼓勵,半夜裡溫度下降的時候還會用牠自己的體溫去替于半珊冷得發抖的身軀保暖。

 

最不可思議的是當于半珊忙得忘了進食的時候,小羊會從冰箱裡叼出一些方便料理的食材去提醒于半珊該吃飯了,若是冰箱裡頭什麼都沒有,小羊還會到櫥櫃裡叼出泡麵給于半珊。

 

于半珊覺得這一切相當玄幻,不僅僅是因為小羊像個人,更因為小羊像的那個人就是甄少祥!

 

以前甄少祥每天都會準時問他吃午飯了沒有、吃晚飯了沒有;當他不開心的時候甄少祥就會賣力地逗他開心,又抱又蹭的;若是他在電腦桌前睡著了,甄少祥就會把他抱到床上去睡,但這些也都不是最關鍵的,讓于半珊有著強烈既視感的主因就是小羊睡在沙發上的樣子。

 

于半珊其實有替小羊另外鋪了一張床,但小羊從沒在上頭睡覺過,反而對沙發情有獨鍾,並且睡覺的姿勢和甄少祥睡沙發時的樣子有87%像。

 

于半珊不禁暗暗嘲笑自己,居然連養隻狗都能聯想到甄少祥,自己真是無可救藥。

 

但有時候,事情就是如此的奇妙。

 

總算將工作告一段落的于半珊無事一身輕,決定帶著小羊出去散步,于半珊想著自從養了小羊到現在都還沒有真正好好地運動過,於是乎就決定要在這一天裡把過去的份都補回來。

 

一人一狗繞了于半珊家的公園整整五圈之後又跑到隔了幾條街遠的步道去來回了好幾趟,平時都待在椅子上敲鍵盤的于半珊難免體力透支、幾乎喘不過氣。

 

正當他們以去程的十分之一速度緩慢地晃回家時,突然有輛車失了控,往人行道衝了過去。

 

于半珊下意識邁開雙腿,無奈他已經消耗了太多的體力,根本跑不開。一道金褐色的身影把于半珊撞飛出去,車與生物碰撞所發出的巨響讓路人全都圍了過來。

 

于半珊揉揉自己因猛烈撞擊而發麻的尾椎,顧不得其他地方還有擦傷,朝小羊狂奔過去。只見牠漂亮的毛髮染上許多乾涸的血跡,明亮有神的雙眼變得黯淡,其中一隻腳甚至有些扭曲變形,于半珊慌張地把小羊送到動物醫院,就連和駕駛追究責任都被他拋諸腦後。

 

于半珊焦急地在醫院大廳來回踱步,距離小羊進到急診室裡頭已經過了將近半個小時,他既心痛又懊悔,要不是因為自己,小羊也不會落得如此下場。

 

「啊——!」拔高而銳利的尖叫聲迴盪在整間醫院,聽聞此聲于半珊心涼了半截,拖著承重的步伐往急診室走。

 

進了急診室,眼前的畫面卻和于半珊想像的完全不同——病床上哪還有什麼黃金獵犬,只坐著一個全身赤裸、傷痕累累的男人。

 

這男人如果不是于半珊的錯覺,就是甄少祥。

 

—Tbc—

如果你覺得不知道自己看了什麼的話那就對了

過幾天考試所以這篇挺趕的怕這週沒東西發連錯字都沒什麼改😫

然後這是我第一次用手機寫文還是有點不習慣

真心覺得不能自以為還年輕就一直熬夜什麼病都一起來了大家也盡量別熬夜哦😅

BTW 我還是習慣叫黃金獵犬但感覺標題這樣比較可愛   希望大家能看得習慣🙏

這次廢話有點多總而言之

下篇開車

评论(3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