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蕉

我腐故我在

【香芋】Don't(1)

【香芋】Don't(1)

于半珊把面前的人一下推到了牆上,拳頭毫不留情地一個接一個狠狠砸了上去,而受害者沒有閃躲更沒有還手,僅僅是任憑他這麼做,看似凶狠的毆打卻一下比一下更無力,最後于半珊整個人失了平衡,重重跌坐到地上,他把整張臉都埋進屈起的膝蓋之間,身子不停明顯地發抖著。

于半珊從沒想過自己會如此狼狽——至少在和甄少祥分手前,他沒有想過,而其實直到現在,他也不相信這結局的樣子會是屬於自己的。

他們第一次相遇,是在去年的春天,一個萬物生機勃勃的季節;一個溫暖又溫柔的季節也是一個讓愛情悄悄萌芽的季節。

于半珊永遠記得甄少祥對自己說的第一句話,「你的眼睛真好看。」在一個合作案的會議上,他說的不是于總好、不是幸會、不是久仰這些客套的話,而是那聽來有些曖昧又撩人的讚美。

于半珊被這突如其來的誇讚弄得害羞,眼神不自在地到處亂瞟,臉頰也浮上了一層淡紅,「小甄總,您……這兒沒事吧?」于半珊用食指比了比自己留著俐落短髮的頭,尷尬地說。

甄少祥衝著他這可愛的行為莞爾,嘴角上揚的弧度、眼角微彎的形狀,像一縷金燦的陽光,溫柔地讓于半珊感覺自己只因這一個眼神就化作一灘水,看著他這張笑臉,自己不知不覺都出了神。

「我們認識一下吧?」甄少祥朝他伸出了右手,過了好幾秒于半珊才反應過來,不過甄少祥也絲毫不怕尷尬的樣子,等待于半珊回應的手堅定地停在半空中,「痾……沒、沒問題。」于半珊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立刻不好意思地握住對方的手,他們就這麼相識了。

從此之後不論甄少祥是否有必要到致一開會,于半珊總能在下班時間看見致一的大門口旁,甄少祥倚在他那輛不一眼認出也難的高調豪車上,「咦,小甄總今天怎麼會來,會不是都開完了?」第一次見到時于半珊傻傻地問。

「接你下班,我們去吃晚餐,」面對甄少祥的直截了當,于半珊手足無措,傻愣在原地,「我請你,上車吧!」然後于半珊就這麼被拉上車了,第二次他還是問了一樣的問題,然後得到了一樣的回應,問到第三次以後他就不問了,但他覺得有些奇怪。

雖然起初有些尷尬,不過經過不下三個月的『晚餐約會』,兩人的相處也算是自然了許多,關係也稱得上是朋友,只不過直到現在,于半珊心裡還是有那麼一點不解,為何全致一這麼多人,他不挑郝眉(雖然還想活命的人都不會這麼做),不挑丘永侯,還有其他有參與這次合作案的同事,難道是因為他長得特別帥?好像也說不過去。

從一起吃晚餐到送自己回家,于半珊雖然不想往那方面去假設,但他怎麼覺得這好像做某種行為的起手式——泡妞。

從送于半珊回家又到每天一大早載于半珊到致一去上班,兩人親密的行為早就讓致一的友人們三番兩次提出質疑,最後連于半珊自己都開始疑惑了,他們到底算是什麼關係?好朋友有需要做到這種地步嗎?更重要的是,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上他了?

又是一個兩人一起共進了晚餐的夜晚,于半珊駕輕就熟地坐上了副駕駛座,順手輕輕帶上了車門,「你趕著回家嗎?」于半珊停下了繫安全帶的動作,靈動的雙眼朝著甄少祥轉了一圈,「沒,不急。」聽見這個回答又讓甄少祥漾開一個微笑。

「帶你去個地方好嗎?」于半珊點點頭嗯了一聲,他無法忽視自己的心跳突然瘋狂地加速,他甚至覺得一旁專心開車的甄少祥都能聽見他心口的撞擊聲,明明目的地未知,他卻沒有任何一絲不安、慌張,有的只是興奮和期待,他假裝內心沒有這些亂七八糟的情緒,頭靠上車窗閉起眼睛,卻怎麼樣都無法入睡。

車子漸漸減了速,停了下來,甄少祥先下了車走到另一側去替于半珊開了車門,第一次受到這種待遇的于半珊有些不自在,尷尬地道了謝,甄少祥握住他的手腕給他支撐,于半珊低下頭來怕自己羞紅的臉被看見了,殊不知毫無掩蔽的耳根已經出賣了他。

只有微光照映的河濱格外浪漫,對面城市裡的燈光像是五顏六色的星彩閃爍著,他們並肩緩步而行,這裡一個人都沒有,于半珊感覺整個世界都好安靜、好悠閒,好似為了他們停下腳步一樣。

平時在回家的路上他們會互相分享公司裡的事、家人和親朋好友的事,此刻他們卻有種不約而同的默契,兩人一句話都沒說,耳邊只有忽遠忽近的蟲鳴。

自己的手心突然有了不同的溫度,于半珊的視線順了下去,甄少祥小心翼翼地牽著自己,于半珊不再往前走,他有些尷尬,不知是該把手給收回來亦或者握得更緊,就這麼僵持著。

「半珊,」甄少祥認真地看著他的雙眼,于半珊從甄少祥眼裡的倒影看見自己的神色此刻有多麼不安,「做我男朋友吧?」于半珊倒抽了一口氣,還來不及考慮點頭還是搖頭,對方柔軟的唇就已經貼上自己了。

這時候還不拒絕,就是答應了吧。于半珊闔上眼皮,生澀地回應。

消息傳進公司裡的時候,全致一都瘋了。

「就說你倆有JQ,還死活不承認,現在有全公司的證人,」丘永侯用手拉出一條弧線劃過所有同事,像是在展示什麼稀世珍寶,「賴不掉了吧!」

「什麼JQ,會不會說話?」于半珊朝丘永侯的後腦拍了一下,「我這是正當外交!」雙手環胸,一副義正辭嚴的模樣。

「是啊,搞外交搞出個老公,還有誰能比我們于總會搞?」郝眉嘴裡邊嚼著KO做的甜點,臉上寫滿了嘲諷。

「死美人兒,就你最沒資格說我,看你都被你老公餵成什麼樣了,看見你我就想運球!」于半珊手上還順帶做了個運球的姿勢。

架還沒吵完,話題的另一位當事者就現身了,「半珊在嗎?」郝眉神情曖昧地用胳膊撞了撞于半珊,全致一的同事們臉上看戲的表情簡直不能更明顯,于半珊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甄少祥輕輕揉亂于半珊的頭髮,「你幹嘛呢,大家都在看!」于半珊一把拍掉他的手,眾人的表情越來越曖昧,于半珊一個狠戾的眼神掃了過去,郝眉和丘永侯死死按著對方的嘴才忍住沒笑出來。

「你不是應該找老三才對嗎,怎麼是跑到這兒來找我?」于半珊的下巴朝肖奈辦公室的方向點了點示意。

「我是來找肖奈沒錯,」于半珊眼裡瞬間閃過連他自己都沒察覺到的失落,「不過你比什麼都重要。」于半珊紅了臉,以前總是嘲笑郝眉在KO面前就像戀愛中的小女孩一樣,不過此刻自己也沒什麼資格去說郝眉了。

于半珊感覺自己只要遇上了甄少祥,什麼原則都能被推翻了:從前不愛出門的他,只要甄少祥一有空說要帶他出去玩,他想都沒想就會一口答應,甚至早早就把東西都給準備好了,為了空出時間甚至願意瘋狂加班;從前在電視劇裡看見浪漫甜蜜的橋段或者臺詞,他一定第一個吐槽,說這麼瞎的劇本到底是哪個蠢材編出來的,不過現在甄少祥為他做的每一件事、說的每一句話,他都覺得浪漫極了;以往打遊戲時最討厭被人打擾,除非真的有重要緊急的事,否則就算是肖奈他們也打擾不得,現在他卻時常為了接甄少祥的電話就算遊戲角色死了被隊友罵個半死也不在乎。

甄少祥是個非常溫柔而且貼心的人,于半珊曾經聽說過甄少祥交過不少女朋友,也許是和這有關聯吧,所以他很懂得討情人的歡心,當于半珊心情不好的時候他總能把于半珊哄得心裡又放了晴,于半珊工作忙的時候他也就不去打擾,而是默默在于半珊加班的夜晚送上宵夜,他的一舉一動,都非常吸引于半珊。

交往一年又幾個月的過程中,甄少祥很盡力地與他一同創造許多美好的回憶,只要是有甄少祥的回憶,對于半珊來說都帶著甜味。

但最令于半珊難以忘懷的,永遠都是那一晚,改變了一切的那一晚。

—Tbc—

這可能不只會有上中下所以就先用編碼~

另外香芋拖這麼久是因為我其實之前全部打完又不滿意刪掉了

然後下篇按照慣例就還是車

這首歌超級好聽的哦也是我入坑Ed的歌,推薦大家去聽看看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