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蕉

我腐故我在

【香芋】Don't(3)

【香芋】Don't(3)

于半珊冷靜得令人擔憂,他和平常一樣認真企劃擬得認真、聊天聊得歡樂,絲毫看不出是一個剛失戀的人,肖奈甚至覺得他工作的效率小有提升。

「痾……兄弟啊,你還好吧?」郝眉悄悄蹲到于半珊的辦公桌旁,和遠處的丘永侯交換了個眼神。

「很好啊,我能有什麼事?」于半珊滿臉的疑惑讓郝眉感覺自己才是有問題的那個人。

「就……那個……」郝眉頓時支支吾吾也說不出句完整的話來。

「你是想問甄少祥?」郝眉瞪大圓滾滾的雙眼,點了點頭,「你是覺得我應該死去活來,一哭二鬧三上吊?」

「痾……」雖然于半珊說得直白了點,不過他們確實就是這麼想的,郝眉又點頭。

「我只是覺得我沒必要為了那種人影響我生活的任何一部分,」于半珊端起桌上的咖啡啜了一口,「既然他沒把我當一回事,我沒必要像傻子一樣死守著什麼。」就口中正在訴說的事情與自己無關一樣,語氣十分平淡,內容卻讓人止不住地心疼。

「那個……我只是想問,需不需要我們幫你什麼?」郝眉不好意思地撓了撓後腦,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眼神又飄向丘永侯那兒。

「不用了,謝啦兄弟,」于半珊拍拍郝眉的後背,「你也不用再看猴子了,直接幫我去謝他吧。」

「有什麼需要的話就跟我們說,別自己憋著。」見于半珊點頭,兩人相互給了一個安心的微笑,郝眉才回到座位上。

見于半珊心中豁達也表現得自然,大家也就放心許多,很快就回到了以往的和諧氣氛,感覺甄少祥的存在只是眾人一起作的一場夢,過後完全消失在所有人的記憶之中,直到那人再度出現。

「鈴鈴鈴——」今天第二十八次,而時間也才不過早上十點,眾人雖然都被吵得受不了,但一發現聲音的來源是于半珊的辦公桌,就大概猜測到情況,不敢有所動靜。

這是于半珊分手後一個月,甄少祥在他心裡已經不如幼兒園時的、現在都叫不出名字的同學了,卻沒想到他還會再打電話來,而且自己早已把他給拉黑了,只是那串號碼背得太熟,想忘記還不容易。

忍無可忍,于半珊深吸一口氣把電話接通,「喂,您好?」

「半珊,我們見個面好嗎?」

「不好。」還沒等對方回應,甚至連話語的尾音有沒有傳到另一頭都還不確定,于半珊就瀟灑地掛上了電話。

「鈴鈴鈴——」對方好像還挺有耐心的,馬上又撥了一通。

「等等等——」于半珊手都還沒碰到電話就被阻止了,「我來!」郝眉毫不猶豫地接通。

「半珊……」

「我半你大爺,你信不信你再打一通電話過來老子黑了你全公司的電腦?」郝眉激動得脖子上的青筋都浮了出來,在白皙的頸子上襯得更明顯,「你最好不要再想和于半珊有任何交集,小心我滅了你,渣男!」

一旁的于半珊忍不住笑出聲,第一次看到郝眉如此爆氣的樣子,心中一方面覺得很感動,另一方面又覺得很可愛,「要不你直接把電話給他,你們兩個聊?」

郝眉一腳踹過去,「你眉哥這麼有情有義,你還有點人性嗎?」于半珊半舉起雙手表示投降。

致一在郝眉的庇護之下好不容易寧靜了一上午,萬萬沒想到在傍晚接近眾人下班的時刻,于半珊的電話又響了,這回于半珊趁著郝眉不在偷偷接了。

「你到底要做什麼?」

「半珊,你真的不能和我見面嗎?我想當面和你說。」懇求的語氣竟讓于半珊感覺有些真誠,一時回答不出話來,既不敢貿然答應又無法果斷拒絕。

「你到底要做什麼?」于半珊微微蹙起眉頭,還是告訴自己不能輕易相信這個人。

「我……去你們公司接你行嗎?」于半珊腦子一熱,連自己什麼時候從鼻腔發出一個嗯都不曉得,「等我。」對方馬上掛了電話,他這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

「我真的很抱歉,」

「嗯。」

「我其實想了很久,」

「嗯。」

「關於之前對你做的那些事,」

「嗯。」

「你離開了以後我才發現我是真的愛你……」

于半珊一直一副愛聽不聽的樣子,其實更像是怕從對方口中聽見什麼,頻頻打斷對方的話,卻沒想到最終還是被逼得啞口無言,他拿起桌上的茶杯故作輕鬆地抿了一小口,實際上是為了擋住他慌張的神色,他也沒辦法去忽視自己有些顫抖的手。

「甄總把我找出來就是為了說這個?」于半珊輕笑,雖然知道對方的話可信度低得嚇人,但他的內心到底在期待什麼?最好的辦法就是趕緊逃跑,于半珊才剛抓起自己的包,對方就又開口。

「我要說的是,能不能給我個機會再追你?」時間像是被暫停了,兩人都維持著這句話飄出同時的動作,周圍的空氣凝結。

「甄總,」于半珊正眼對上甄少祥,「你該知道,我並不傻。」

人走了,甄少祥連他的背影都沒追上,心裡空落落的,不過比起當初對于半珊造成的傷害,這根本算不上什麼,甄少祥失神地攪動眼前的咖啡,腦中反覆思索著下一步。

「靠,你說啥?那渣男想跟你復合?」郝眉揚起尾音高聲喊了出來,一旁于半珊馬上慌忙地捂住他的嘴。

「我說眉哥你能不能小聲點?」郝眉發現全辦公室的人視線都往這裡掃了過來,才壓低聲音向于半珊靠近了一點。

「不是,他怎麼有臉說得出這種話?」于半珊攤手表示自己也不曉得甄少祥這回是什麼操作,「他是打算再羞辱你一次?」

「要不你直接跟老三聊聊?」丘永侯提出建議。

于半珊搖搖頭,「老三最近也不閒,別麻煩他了,況且還不知道那貨想幹嘛。」視線看進肖奈的辦公室,果然從一早來到公司就沒看他停過手邊的工作。

「老三沒空我們也得自立自強,」郝眉眼底閃過意味深長的笑意,「走,黑他電腦去!」

不過真億畢竟也是大公司,總裁工作電腦的防護自然不會太容易破解,於是此時三個資工人才擠在同一臺電腦前研究他們的計劃。

「咳嗯,眉哥,還是找你家那位?」終於在第四十次入侵失敗之後,丘永侯累得癱在一旁的電腦椅上,眼神向KO的座位瞟了瞟。

「那怎麼可以?」郝眉拍案而起,「你眉哥我可是曾經的省狀元,怎麼能成了吃軟飯的男人?」

「不是啊眉哥你要搞清楚,」被郝眉指著鼻子大吼的丘永侯無奈地拍掉對方的手,「我們又不是在比賽,這可是為了半珊。」

「說的也是。」郝眉一秒被說服,馬上就跑去找KO了,丘永侯忍不住對著他的背影翻了個白眼。

才過不到半小時,郝眉就蹦蹦跳跳地跑了回來,「完美搞定!」

「還是你家那位靠譜。」于半珊認同地頻頻點頭,被兩位好友背叛的郝眉氣得跳腳。

「那也是我指點他的!」郝眉不甘示弱,于半珊保證他看見遠處的KO朝這裡投射了寵溺的目光,猝不及防被塞了滿滿一口狗糧的他頓時語塞。

接下來好一陣子甄少祥沒再和于半珊聯絡,本應該感到清淨悠閒正如他意的于半珊,卻無法不承認心底那麼一點點的失落,果然又只是釣看看會不會上鉤吧?當初居然有一瞬以為對方那看似深情的模樣是真的,能掉進同樣一個坑兩次,于半珊都開始鄙視起自己了。

「哼哼,看你眉哥一出手,便知有沒有!」自從把甄少祥電腦清空的那天起,郝眉就天天到于半珊面前討誇獎,而于半珊也都會十分配合地敷衍幾句。

「是啊,沒有眉哥我還真不知道日子怎麼過下去呢!」于半珊微微挑起眉,郝眉也不曉得是刻意無視了語中的刺或是真的傻,一臉得意地蹦跳回去了。

電話響了,全辦公室裡面人都瞬間切換到戒備狀態,目光齊刷刷地射向于半珊。

「我媽、我媽!」于半珊尷尬地笑著晃晃手中的螢幕,才在數十道帶著銳氣的眼神中解放。

「喂,媽,我過幾天就回去了您別催!」于半珊把手機拉遠了些,周圍的人都能聽見另一頭的喋喋不休,「好好好我都知道,回去再說!」趕緊把電話給掛了,于半珊慶幸自己保住了耳膜。

「你媽又催你娶媳婦啦?」丘永侯看著驚魂未定的于半珊,大概就猜到電話內容了,肯定要在第一時間調侃對方。

「呵呵,」于半珊無力,「我都還這麼年輕她每次都不關心我,只關心我那根本不存在的媳婦。」兩手一攤,表示他也好無奈。

「我研究所有個女同學剛分手,要不要試試?」突然想到有這麼一件事,丘永侯大方地分享出來。

「不必了,你還不如把遊戲新版本試一試。」于半珊直接用腳把丘永侯的電腦椅連人推他的座位去。

實際上他也不是不想,只是他無法否認自己心裡還有甄少祥,在這種狀態下不論和那個女孩交往,他都覺得太虧待對方了,他決定等到甄少祥在自己心中完全被除名的時候,再來考慮自己的感情問題。

于半珊閃身進了茶水間,打開水龍頭捧起一大捧的水往自己臉上拍,抬頭看進鏡子裡一臉愁苦的自己,為了不讓好友們擔心而裝模作樣了這麼久,連自己都快要被騙了,不得不說真的真的很累。
承認脆弱,可能需要更多勇氣。

—Tbc—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