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蕉

我腐故我在

【香芋】雨

【香芋】雨

 

「嘖,這下怎麼辦?」才剛走出咖啡店,甄少祥就被瀑布般的傾盆大雨轟回了店內,明明幾分鐘前還是豔陽高照大晴天,誰知老天一下就翻臉了。

 

他打開手機滑了滑通訊錄,盡是些酒肉朋友,他相信那些人百分之三萬不會來救他的,瞪著甚麼都看不清的門外好一會兒,「不如我直接衝過去吧?」因為停車的地方與咖啡店有一段距離,令甄少祥更加苦惱。

 

站在咖啡店的屋簷下,甄少祥深吸一口氣做好了萬全的心理建設,「三、二、一!」

 

「等一下!」甄少祥才剛邁開一條腿準備狂奔,就被一道陌生的男聲叫住,「這給你吧。」甄少祥的視線順著聲音的來源看過去,眼前是一個全身散發著陽光氣息的大男孩,手上拿著一把藏青色的傘往自己的方向伸手。

 

「蛤?」甄少祥依舊沒反應過來,無緣無故怎麼會有人要把傘借給他,「你沒帶傘吧?」甄少祥點點頭,「拿著吧,別客氣。」對方笑彎了的眉眼以及上揚著完美弧度的嘴角讓甄少祥看得失神,也忘了對方一直舉著手其實很痠。

 

那人看著一臉癡呆的甄少祥,微微皺起了眉,「不用還我了,再見!」把手中的傘用力塞進甄少祥手裡,那人就戴起連帽外套上的帽子竄進了雨裡快步離去。

 

甄少祥這才回過神來,打著那把夜空色的傘去開自己的車,試圖跟上那個好心的少年,然而甄少祥只追到那人跑進A大的背影。

 

「喂逸然,妳知不知道妳們學校有個男的,比我矮一點點、背個灰色的NIKE後背包,」甄少祥用力回憶那人身上的特點,而另一頭的孟逸然感到莫名其妙,開始懷疑起自己表哥是不是又跟誰有了過節,「反正妳就幫我找找吧,下次再請妳吃飯。」

 

───

「猴子,我最近認識一個妹子,是校花宿舍的,」于半珊朝丘永侯挑了挑眉,意圖全寫在臉上,「她今天發訊息說校花電腦壞了,我們的機會來了!」

 

丘永侯翻了個白眼,「說不定人家醉翁之意不在酒。」眼神瞟向一旁的肖奈。

 

「我當然有自知之明,我的目標是校花的好姊妹。」

 

隔日,于半珊就抱著愉快的心情收拾好東西前往孟逸然的宿舍,沒想到人家一看到肖奈沒來看都沒看于半珊一眼就忿忿離去。

 

「幫你找到人了,叫于半珊,和肖奈同一個宿舍,」本來想著幫了表哥還能順便認識肖奈的孟逸然語氣中透漏著失望,「結果肖奈居然沒來,氣死我了!」

 

「別氣了,我下次再幫妳搞定肖奈。」甄少祥一聽見表妹不高興了立馬試著討好她,免得她不幫自己了。

 

今天的雨勢好像比前一天更加嚴重,而于半珊站在宿舍房門口打算去外頭覓食,無奈前一天把雨傘送了人忘了買把新的。

 

「眉哥,你能不能借我傘啊?」丘永侯和肖奈都出去了,肯定不會把傘留下,只剩下郝眉這個最後希望。

 

「我借別人了,你改天吧。」郝眉捧著電腦認真刷怪,目光死死盯著屏幕動都沒動一下。

 

「改你妹,還能改天啊!」于半珊生無可戀,沒想到跟他朝夕相處的室友居然這樣對待他,「唉……」于半珊手握著門把,回頭看了一眼依然專注打遊戲的郝眉,搖了搖頭。

 

一踏出宿舍門口,確定了方向後于半珊就決定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暴衝出去,畢竟就算淋雨也不能餓到自己,甚麼都比不上填飽肚子重要。

 

「很好,三、二、一!」才剛衝出去不到五公尺,于半珊突然感覺雨停了,腳步慢了下來,抬頭一看發現有一把傘撐在自己頭頂上。

 

「嗨。」傘的主人向自己揮了揮手,于半珊定格了幾秒鐘,想起來這人是昨天沒帶傘的那個人,而且自己頭頂上的傘也是自己昨天送出去的。

 

「你要去哪,我陪你去吧?」于半珊沒有拒絕,就這樣和甄少祥一起隨意找了個地方解決晚餐,起初兩人還有些尷尬,不過聊上幾句後發現彼此有一些共同點,相處起來也自然許多。

 

───

「半珊,我突然很崇拜下大雨那天的我。」

 

又一個雨天,甄少祥摟著于半珊的腰一起撐著那把藏青色的傘。

 

「你有甚麼好崇拜的?」于半珊把傘往甄少祥那邊推過去一些,拍掉自己肩上的雨水,用鄙夷的眼神瞥了甄少祥一眼。

 

「要是那天我帶了傘,就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了。」想起第一次見到于半珊時那個把自己電得魂不守舍的笑容,甄少祥不自覺地傻笑起來,把于半珊又摟得更緊了些,生怕于半珊淋了任何一點雨。

 

「白癡,要是沒遇到你我那天就不用淋雨了。」于半珊被甄少祥認真的情話惹得臉紅了起來,立刻施展起他的招牌技能懟了回去。

 

「對欸,你那天為什麼把傘給我啊?」才剛陷入美好回憶中的甄少祥馬上又因疑惑跳脫出情緒,兩人交往了這麼長一段時間,甄少祥還是沒有解開這個疑問。

 

「還不是跟那群人渣玩大冒險輸了。」于半珊咬牙切齒地說,甄少祥頓時所有甜蜜的幻想都被狠狠摧毀了,開始後悔自己問了這個問題,果然有些事還是不明白的好。

 

「以後每一個雨天,都有我為你撐傘。」

 

于半珊自動往甄少祥身上靠了過去,兩人越挨越緊,彷彿自動形成了一層防護阻擋了所有試圖入侵的雨水。

 

「請問沒有人記得我助攻嗎?說好的幫我搞定肖奈呢?」

 

-Fin-

先緩一緩

因為下次見面又要開車了

很多時候其實都沒有要開車 像是于老師和大金毛 但寫著寫著不小心就感覺來了

送雨傘這件事是我老媽的親身經歷 她特別寶貝那把傘

陌生人幫忙撐傘是我的親身經歷 一直想感謝他 但感覺他早就忘了這件事

大家晚安~

评论(1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