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蕉

我腐故我在

【香芋】冤家路很窄(上)

【香芋】冤家路很窄(上)

 

「兄弟,我只有一句話想跟你說,」于半珊一臉的生無可戀,拍了拍郝眉的肩膀,「認識你真是我倒了八輩子的楣!」

 

而郝眉在一旁毫不在意地聳了聳肩,掐住于半珊的肩頭將人推到全身鏡前。

 

于半珊看著鏡子裡的『女人』,一頭墨黑色長髮絲綢般自然地搭在肩上,深棕色細彎的兩道眉將整個人的氣色襯得更佳,一對寶石般動人的桃花眼鑲在眉下,眼尾上勾的細長眼線更顯嫵媚,玫瑰般豔紅的唇瓣嬌豔欲滴,更襯肌膚白裡透紅。

 

「微微師妹,妳這也太強大了……」于半珊摸了摸鏡中自己的臉,簡直無法想像眼前這楚楚動人的尤物就是他自己。

 

「過獎了,不過還沒完呢!」負責所有造型的微微轉身在角落的衣櫃中翻找了一番,抽出一套黑色的禮服遞給于半珊,「換上它吧!」

 

于半珊抱著禮服踏進浴室裡心不甘情不願地以堪比烏龜散步的速度更衣,但就算他再努力拖延時間,衣服也總有換完的一刻,于半珊帶著滿滿的羞恥感走出浴室,雙頰紅得有如熟透的蘋果。

 

再次佇立於鏡前,這回于半珊更不相信自己和鏡中是同一人了,性感的一字領露出他白皙纖細的頸子以及精緻的鎖骨、圓潤的香肩,緊身的衣料勾勒出穠纖合度的誘人曲線,後背富設計感的鏤空讓整件禮服散發著性感又不失優雅,微微握著眼線筆仔細端詳整裝完畢的于半珊,最後在他鎖骨下方畫上一個小小的愛心,又增添了可愛的元素,現在的于半珊儼然就是個走在路上回頭率百分之三百的絕色佳人。

 

「很好,簡直太完美了,我們快走吧!」郝眉興奮地拖著于半珊出了門,懷著即將有一場好戲可看的好心情,郝眉的步伐走地特別輕快。

 

───

于半珊坐在吧檯邊的座椅上悶悶不樂地喝著酒,那幾個王八蛋把自己丟到裡面之後就自個兒躲到角落去等著自己出糗了,唯一值得開心的就是今天他喝的所有酒都由眉少來請,只是礙於他現在的相貌和打扮,他只能喝一些女孩愛喝的酒,完全無法盡興。

 

于半珊看著眼前淺淺的酒杯裡盛著的淡粉色液體,最上頭帶著一層薄薄的白沫,杯緣則有一顆殷紅的櫻桃點綴,輕輕抿了一口,紅石榴糖漿的甜味馬上在口腔中散開,濃烈的甜膩感讓于半珊差點把口中的酒液吐了出來,但顧及自己的美女形象還是強忍著吞了下去。

 

「我真他媽不敢相信我要把這玩意兒給乾了……」努力忍著想把酒杯往地上一砸的衝動,于半珊緊蹙著眉,像在服藥一樣一口氣把杯中的液體全吞下肚,隨後重重嘆了一口氣。

 

「美女,不開心嗎?」身旁的座位突然多了一個人,于半珊抬起頭來瞥了對方一眼,口中令人反胃的後勁尚未消散,于半珊臉上的表情就無法克制地寫滿了不爽。

 

本想開口回答些甚麼的于半珊想起自己的聲音是個純爺們,於是機靈地打住了,故作優雅地點了點頭,「我請你喝酒,妳別不開心了。」

 

酒一上桌,于半珊差點沒忍住大翻一個白眼的衝動,看著杯中黃綠交雜的Around theWorld,于半珊除了傻眼還是傻眼,雖然比起剛才那杯令人反胃的酒是好上了許多,但身邊這男人點的這杯酒擺明就是在暗示他今晚貞潔不保。

 

于半珊做作地給對方一個靦腆的微笑表示感謝,舉起杯來與對方手中的輕碰了一下,將酒杯靠上唇瓣喝下一口。

 

男人看于半珊接受了酒就認為對方應該是接受了邀約,更加開心地和于半珊攀談,「我叫甄少祥,在附近的真億工作,」甄少祥見于半珊只是點了點頭沒有回話,鍥而不捨地繼續說,「聽我說這麼多話沒意思,美女,也聊聊妳吧?」

 

于半珊修長的食指按在甄少祥唇上,甄少祥立刻識相地閉上了嘴,同時也覺得眼前的美女真是性感到一個不行,這樣的行為無疑是在挑逗他。

 

于半珊一把掐住甄少祥的下巴,兩人越靠越近,于半珊那勾人的眼波早已讓甄少祥的神智不知飛往何處,隨著兩人漸漸相互交融的吐息,甄少祥深陷意亂情迷的漩渦,微微勾起嘴角,懷著滿心的期待闔上眼。

 

然而他迎來的並非意料中唇瓣上柔軟的觸感,而是一拳扎扎實實往自己臉上招呼的疼痛,甄少祥倏地瞪大雙眼,于半珊有些發紅的拳還停留在半空中,他不屑的開口,「他媽的,想泡老子你等下輩子吧!」長髮一甩,頭也不回地步出了酒吧。

 

甄少祥愣愣看著那婀娜多姿的妖嬈背影,只覺自己真是傻到家了,他怎麼會到現在才意識到美女竟然有喉結?

 

于半珊一踏出門外就看見郝眉笑彎了腰,立馬投以一個盛滿殺氣地目光,無奈郝眉早就樂得停不下來,還誇張地連連鼓掌,「你有沒有看到他……哈哈哈……眼睛都冒愛心了!」

 

于半珊一拳砸在郝眉肩頭,再也忍不住不悅地翻了一大圈白眼,「我長這麼帥他不迷上我還能迷上誰?不過你于哥我可以很有原則的!」

 

話音才落,郝眉瞬間挺直了腰板,臉上閃過一抹狡黠的笑容,「那麼,有原則的于哥,敢不敢再賭一把?」

 

于半珊用一種『你瘋了』的眼神驚慌地看著郝眉,可惜男人甚麼都可以不要,但面子不能丟了,于半珊只好硬著頭皮鼓起勇氣回擊,「賭就賭,我難道還怕你嗎?」

 

───

甄少祥覺得自己有點M傾向,自從他在酒吧遇見「美女」之後,竟「一拳鍾情」,每日每夜都在想著何時能再見到于半珊,他查遍了酒吧附近地區所有與于半珊相像的人,卻又一一被推翻,就在甄少祥萬念俱灰想著也許他們這輩子注定無緣,打算放棄時,在公司的隔壁巷子瞥見他朝思暮想的秀麗身影。

 

于半珊一直有一種背後被人死死盯著的不自在感,但一心顧著速戰速決的他決定無視這份猜疑,誰叫他逞口舌之快隨隨便便就被郝眉挑釁成功,答應了這種對自己沒有半點好處的賭注。

 

甄少祥就這麼一路跟著于半珊前往酒吧,兩人在門口碰了面,甄少祥故作驚訝浮誇地睜大雙眼,「美女,好巧呀!」于半珊聽了心底一把火馬上直竄腦門燒斷理智線,踩著高跟鞋的腳用力往甄少祥的腳背重重踏了下去,「巧你妹啊,哪天不來偏挑今天!」于半珊美艷的臉孔瞬間變得無比猙獰,他從沒想過這賭注會是這樣的結局,只能說老天跟他槓上了。

 

甄少祥吃痛地擰起眉,臉上的表情卻將他心中的喜悅表露無遺,此刻他腦中只有再遇見于半珊的興奮,根本顧不得對方並不歡迎他。

 

于半珊掌心拖著額頭,懊悔萬分,腦中只剩下一句「早知如此,何必當初」,要是他不逞強答應郝眉的話,現在也不必落得如此下場。

 

甄少祥疑惑地看著于半珊因豐富內心戲而反映出地複雜表情,心裡只想著他們還要在門口站多久才能進去。

 

「算了,該來的總是躲不掉,be a man!」做足了心理建設地于半珊終於結束了內心小劇場,抬起頭一把捉住甄少祥的衣領往門內走。

 

-Tbc-

最近碰上一些大活動所以有點忙

抱歉拖了這麼久還只能發這種東西

由於沒有人正面表示不能接受女裝Play

所以我還是照著本來的規劃來

於是下篇你們都懂

如果真的有不能接受的夥伴就麻煩手動迴避嘍~

评论(2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