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蕉

我腐故我在

【香芋】教官,你還缺男朋友嗎?(上)

【香芋】教官,你還缺男朋友嗎?(上)

 

硬物撞擊的聲響隨著一桿一桿的出手不絕於耳,菸草的氣息瀰漫於整間撞球室,牆上的空調顯示到18度,在密閉的空間裡交織著讓人神智有些迷離,昏暗的燈光襯著一道又一道俐落的身影,輕佻的話語在較勁間充斥著。

 

門被砰的一聲大力開啟,硬生生碰撞到後方的牆面上,一道中氣十足的叫喊聲從門口傳了進去,「那邊那幾個A高的,給我過來!」話音才落,室內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往同一個方向。

 

穿著校服的學生三三兩兩的往門口走去,「上課不上課跑來這裡,你們以為老子抓不到你們是不是?」凌厲的眼神掃過面前的學生們,逼得他們都不敢抬起頭來,只有一個染著金褐色頭髮的少年雙眼直勾勾地盯著他。

 

「嘖,還挺帶種,甚麼名字、哪個班的?,」少年唇角勾起一抹輕蔑的笑,「六班甄少祥。」語氣中只有滿滿的事不關己。

 

甄少祥看了一眼教官制服上的名牌,于半珊,之前怎麼都沒發現A高裡有長得這麼可愛的教官?

 

「你們幾個,跟我回學校!」

 

「哇,是于教官欸,他罵人的樣子真的好帥哦!」走廊上,于半珊帶著剛從撞球間抓回來的學生們,才剛踏進校門,就受到全校女性的關注,各種歡欣的叫喊聲此起彼落。

 

「對啊,我也好想被他罵,」一旁的長腿學姊三八地雙手合十一臉渴望的模樣,「教官你看我裙子這麼短,罰不罰我?」學姊直接把學生裙的下襬夾了起來,露出一大截雪白的大腿,路過的男學生因這突如其來的福利全都駐足了下來。

 

「給我把衣服穿好,幼不幼稚?」然而于半珊卻是看都沒有多看一眼,在不碰觸到她肉體的情況下俐落地把夾子抽了下來,語氣裡飽含著不耐煩,只差沒當著她的面翻一圈大白眼,「還敢對師長不敬,這個我沒收!」

 

「我的夾子被于教官沒收了耶!」學姊興奮地對身後的好朋友們又叫又跳,像是彩券中了頭獎一般誇張地尖叫著,好友們也帶著滿臉的羨慕神情看著她。

 

才剛趕走了花癡學姐,于半珊沒想到眼前的混世魔王立即就發揮了他的耍流氓技能。

 

「教官,學姊那種的你沒興趣……」甄少祥當著其他學生們的面一步一步靠近于半珊,朝他伸出手來,「我這種的,你看怎麼樣?」指尖撫上于半珊削尖的下巴,在上頭挑逗般地蹭了蹭。

 

于半珊的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一把拍開甄少祥在自己臉上作惡的手,用力掐住對方的肩膀將他的身子轉往教官室,「你給我滾進去!」甄少祥就這麼被推入了教官室,而此刻憤怒指數已經破錶了的于半珊一心只想滅了甄少祥,其他蹺課去打撞球的同學們莫名就獲得了赦免。

 

背對著于半珊的甄少祥唇角微微揚起,踏入對方的地盤算是自己掠奪計畫的第一步。

 

其實當于半珊冷眼面對女同學的騷擾時甄少祥是相當心動的,這人不僅長得好看,思想還相當正直,舉手投足間也都散發著一股敬業的氣息與威嚴,以及在自己的調戲之下微微紅了的臉頰更是令他幾乎就這麼愛上了于半珊。

───

「于教官,去洗手間嗎?需不需要我幫忙?」于半珊扶額,自從那天在撞球間抓了這麼個混世魔王,自己就像是被惡靈纏身,那人就像是背後靈一般寸步不離緊緊跟隨在自己身邊。

 

「你要是敢進教師洗手間我罰你愛校服務!」于半珊站在洗手間門口用力把甄少祥往外推,沒想到甄少祥不是開開玩笑而已,用盡了全力要把身子擠進去。

 

「好呀教官,我絕對會把你的位置打掃乾淨的,要我幫你洗內褲也行!」甄少祥對于半珊妖媚地眨了眨眼,于半珊深深吸了一口氣,克制住自己即將爆發的怒氣。

 

「你需要我直接找警衛來抓你還是你自己出去?」于半珊努力保持造作的微笑,用最後的理智和眼前這個低能兒對話,才終於趕走死纏爛打的甄少祥。

 

「這年頭教官不好當!」于半珊對著洗手間裡的鏡子用力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世界上就是甚麼瘋子都有。

 

于半珊完全搞不懂甄少祥的大腦是如何運行的,也不明白甄少祥每天每天都跟在自己後頭是基於捉弄、看自己生氣的反應很有趣,亦或者是真的誠如甄少祥所說的喜歡自己。

 

更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單身了二十五年的自己好像在甄少祥這些沒大沒小的瘋狂舉動之下被撼動了,于半珊打開水龍頭捧起一些水往自己臉上用力拍,好像並沒有冷靜多少,難道和神經病待久了就是會被同化嗎?亦或者自己真的愚蠢到喜歡上一個整天調戲自己的男學生?

 

不過他這個深埋在心底的疑惑就在鳳凰花季的某一天解開了。

 

───

「在這所學校裡陪著大家一路成長,校長也看見了許多同學的進步,覺得非常感動,也祝福各位能夠考上理想的大學,鵬程萬里,將來有了成就也不要忘了多回學校看看老師和學弟妹們!」校長有些滄桑的聲線伴隨著旋律傷感的畢業歌曲,台下已經有許多畢業生哭得涕泗縱橫,相擁著訴說彼此有多麼不捨。

 

「謝謝校長的致詞,接下來請畢業生代表上台為我們致詞。」司儀看向坐在台前的甄少祥,示意他準備上台致詞。

 

甄少祥深吸了一口氣,為自己做好萬全的心理準備,踏著沉穩的步伐緩緩爬上台階,「在座各位師長、同學大家好,在這裡我只有一句話要說,」他頓了頓,視線從正下方的師生們身上移開,「于教官,你還缺男朋友嗎?」

 

眾人的目光瞬間齊唰唰地看向站在門口的于半珊,正盯著窗外放空的于半珊突然感受到背後一股灼熱、赤裸的凝視,猛然回過頭只見眾人曖昧的表情,才反應過來方才甄少祥說的話,大腦瞬間只有一片空白,失去任何思考能力。

 

『白癡,你在說甚麼鬼話?』于半珊慌張地用唇語對台上的甄少祥說,後者卻只回以一個誠懇、認真的眼神,于半珊此刻雙頰已經脹紅得像顆大大的蘋果,不知所措卻又故作冷靜的樣子看在甄少祥眼裡除了可愛沒有其他形容詞足以表達。

 

校長與其他師長全都看傻了眼,甄少祥朝著于半珊的方向下了台階,于半珊還來不及閃躲就被人打橫抱起帶離了禮堂,留下還沒釐清狀況滿臉困惑與訝異的師生們。

 

─Tbc─

這也是 @L。 的債

不要問我為什麼壞學生可以當畢業生代表 我也不知道

感謝為了這篇文而被我YY的教官

评论(1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