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蕉

我腐故我在

【香芋】Despacito(上)

【香芋】Despacito(上)

 

耳邊傳來悅耳的清脆鳥囀,金燦的陽光自東方灑下照得令人有些睜不開眼,蔚藍的天空中幾乎找不到任何一絲雲霞,是個晴朗的好天氣、美好的早晨。

 

在如此作美的天色之下,于半珊的心情也跟著愉悅了起來,高高舉起雙手舒服地伸了個懶腰。

 

于半珊知道他這美好的一天有可能被摧毀,只是沒想到來得這麼快——高舉過頭的雙手才剛放下,掛在手腕上的提袋就被一股強勁的力道拉扯離開自己的手,于半珊才掙扎不到一秒鐘就成了對方的手下敗將,看著自己剛排隊買來的熱騰騰美味肉包被罪魁禍首的黃金獵犬津津有味地享用,于半珊欲哭無淚。

 

「怎麼跑得這麼快,」這時一名男子氣喘吁吁地朝自己奔來,看了看于半珊,又看了看黃金獵犬,「痾……那是你的嗎?」男人尷尬地指了指無辜躺在地上被分解的肉包,有些心虛地問于半珊,而于半珊只是一臉無奈地點了點頭。

 

「……」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沉默了好幾秒,兩人就這麼大眼瞪小眼,而一狗仍然愉悅地與口中的肉包奮戰著。

 

「要不我賠你一個吧?」男人露出一個充滿歉意的笑容,而于半珊卻回絕得很快,「不必了沒關係,不過就是一個包子,」

 

「不過下次別再讓牠這麼餓了,呵呵……」氣氛相當尷尬,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于半珊也想一頭埋進土裡。

 

「還是我請你吃早餐吧?」對方又提出了新的方案,這下于半珊又躊躇了,要是答應了的話顯得自己沒內涵,若是不答應又感覺自己是個很難相處的人。

 

「真的不必了,我還趕著上班先走了,再見!」才怪,今天可是肖扒皮難得放的假!于半珊僵硬地揮了揮手,露出一口白牙給對方一個燦爛的笑容,趕緊離開了現場。

 

男人在原地傻愣了許久,自己該不會是搭訕的意圖太過明顯才把對方嚇跑吧?還好沒有問電話,雖然有點可惜不過也沒辦法。他搖搖頭收拾了一下狗兒吃飽喝足後的殘局就牽著狗離開了。

 

───

「愚公,這回和真億的合作能不能談成就靠你了。」肖奈拍拍于半珊的肩,把修訂完成的資料放在桌上理了理,遞給于半珊。

 

「老三,你這麼信任我,我肯定不會辜負你的!」于半珊裝模作樣地擺了一個擦眼淚的動作,接過肖奈手中的幾本文件夾就乖乖坐到位子上詳讀了。

 

站在等身鏡前輕輕拉扯自己有些歪斜的領帶,于半珊深深吸了一口氣,又翻翻夜藍色西裝的衣領,順了順有些許皺摺的衣角,將方才吸的一大口氣緩緩吐出來,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有多緊張。

 

指尖沾上衣櫃旁的髮膠,于半珊整個人都快要貼到鏡面上,仔仔細細地將自己的頭髮整理成最理想的模樣。

 

「好了于半珊,別給老三洩氣,你這麼帥又聰明,肯定行的!」走進洗手間裡頭捧起一些冷水拍上雙頰,于半珊終於肯出門了,提起裝著電腦和文件的公事包,穿上擦了一整晚乾淨地發亮的皮鞋。

 

———

忙了一上午,終於得空的甄少祥端起秘書買來的咖啡,拉開遮擋住大半日光的窗簾,一下接收到大量光線令他眼睛有些刺痛,微瞇起雙眼,輕啜了一口杯中物,才剛往樓下投射目光,就令他傻住了。

 

該不是加班太多天腦子壞了吧?甄少祥閉上雙眼,搖了搖頭之後又睜開,只見樓下的身影更加靠近大門了。

 

他不信邪。

 

這回索性把窗簾都拉上了,在心裡默默讀了十秒鐘之後拉開,來不及顧上眼球曬得有多痛,他只確定自己看見那人走進了他身處的這棟大樓。

 

讓許秘書明天幫我約個醫生好了。才剛把手覆上辦公桌角落的電話,它便鈴聲大作,嚇了甄少祥好大一跳,拍拍胸口把氣給順勻,甄少祥接起電話。

 

「甄總,致一的副總在樓下等您了。」

 

別鬧了。甄少祥覺得自己腦中一閃而過的想法可笑至極。

 

「帶他上來。」 「好的。」

 

甄少祥不能忽視自己掛上電話的手正在發抖,他那萬分之一可能性的猜測逼得他心臟都快跳了出來。

 

 

『叩、叩』敲門聲響,甄少祥故作冷靜地捧起已經快被自己給捏爛的紙杯,吞下一口咖啡,穩住自己的氣息沉聲說:「請進。」

 

『喀啦』門開啟了,甄少祥相當慶幸自己已經把咖啡吞下肚,他佩服自己成功隱藏住驚訝又欣喜的神情,而他同樣在于半珊閃爍的眼神中看見對方的詫異。

 

「甄總您好,敝姓于。」于半珊沒有沉浸在驚訝之中太久,禮貌性地走到甄少祥面前伸出手來和對方打招呼。

 

「幸會,于總請坐。」碰到手了!甄少祥用手比了比自己對面的那張沙發,其實內心激動得很,臉上的笑容卻絲毫沒有任何破綻。

 

于半珊打開公事包把裡頭的文件在桌上攤開來,敬業地向甄少祥詳細地說明之中的重點,而甄少祥雖然無法克制住自己的目光不停往于半珊身上瞟,卻也將對方的話實實在在地聽進耳中。

 

兩人在討論之中不斷產生各種火花,腦內的架構、想法可說是一拍即合,于半珊內心偷偷地歡呼了起來,照這情勢來看根本不需要有甚麼疑慮,真億肯定是會一口答應這項合作。

 

「那麼,甄總覺得如何呢?」對談告了一個段落,于半珊帶著自信滿滿的笑容掏出襯衫胸口的簽字筆遞給甄少祥。

 

答應的話才剛要說出口,連一個音節都還沒完整的發出來,甄少祥卻突然打住了,他心中有個不太道德的想法。

 

「不如于總留個電話給我,讓我再考慮考慮吧?」甄少祥你真是個天才!上回的場合時機不大對,沒能向對方要到電話,這回有了正當理由肯定是天賜的恩惠。

 

「考慮?」聽見這話于半珊臉色鐵青,原先得意洋洋地神情全都收了起來,「甄總您就不必考慮了吧,我看我們的想法都挺一致的!」別跟我說聊了這麼久還想拒絕!于半珊慌張地再翻出方才被推到一旁的文件,又再向甄少祥複述了一次之中的優點。

 

「于總別誤會,我不是反悔了,只是想和其他幹部們討論一下,很快就能答覆您的。」看見于半珊手足無措的樣子甄少祥自己也跟著緊張了起來,生怕于半珊誤會了自己不想與他合作,摧毀了剛才辛苦建立起來的好感。

 

「……」于半珊沒有說話,過了許久才緩緩拿出致一的名片,「上頭這支是我的電話,如果甄總考慮好了再打給我吧!。」看著于半珊又恢復了商業的笑容,甄少祥感到有些心疼,不過成功得到了對方的聯絡方式又很興奮,名符其實的五味雜陳。

 

───

自從上回于半珊出差回來後,肖奈明顯感覺到于半珊的情緒相當低落,並且他也沒有向自己說明關於談論之後的下文,想都不必想就能猜到結果肯定不盡理想,肖奈經過于半珊身旁,只是拍拍他的肩頭。

 

這灰暗的情緒一直持續了三天,直到于半珊接到一通陌生的來電,「于總嗎?我們決定與致一合作,今後還要麻煩致一多多照料了。」于半珊當下非常想放聲尖叫,使勁忍住這股衝動,不停向電話另一頭的人道謝。

 

甄少祥對於于半珊這單純的反應又感到更加內疚了,其實他很想在要到電話的當下就直接答應了,不過既然都撒了謊,就得要演得像一點,只好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等了兩天才打給于半珊。

 

電話一掛上,于半珊立馬蹦蹦跳跳地飛奔到肖奈面前報告這個好消息,而難得大方的肖奈立刻就讓全公司下午都放了假,一同到餐廳去慶祝。

 

這幾天來心情不停跌宕起伏的于半珊終於得到心安,自然是不顧一切地喝開了,而眾人看他開心的模樣也不忍心把他的酒給擋下來,只能先做好推派一個人把他送回家的準備。

 

這時于半珊的手機又響起了,「于總,要不今晚一塊兒去喝酒,我請客。」早就有些醉意的于半珊哪還顧得上對方是誰,一聽見酒就連聲答應了,「那我半小時後去接你。」眼看致一的眾人也都紛紛準備要回家了,于半珊隨手把自己的位置訊息發到甄少祥的電話裡,就靠著座椅睡著了。

 

甄少祥一進到餐廳裡頭就先和還留在于半珊身旁照顧他的丘永侯打了個招呼,看見于半珊睡得很沉也不忍心把他叫醒,扣緊他的身子就把整個人打橫抱起塞到自己車上,「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

 

于半珊迷迷糊糊地睜開雙眼,「我不知道……」好一個不知道。見對方甩了四個字出來後又陷入自己甜美的夢鄉,甄少祥只好先把于半珊載回自己家。

 

到了自己住的大樓停車場,甄少祥動作輕柔地把于半珊從副駕駛座抱出來,又騰出一隻手克難地把自己的車給鎖上,環顧了一下四周確認這時間點沒甚麼人在才安心地把于半珊抱進大樓裡,甄少祥在電梯中相當心急,此刻他最不希望遇到認識的鄰居,畢竟現下這畫面感還是有些詭譎。

 

所幸一路到甄少祥住的樓層都沒有遇上任何人,進了家門之後甄少祥終於鬆了一口氣,把于半珊輕輕放到沙發上頭,正在想著該怎麼處置這醉到不省人事的人。

 

決定先把自己一身西裝給換下來的甄少祥才剛踏出第一步,西裝外套的下襬就被用力扯住。

 

「這裡是哪啊……」

 

-Tbc-

這回終於換半珊醉了

下篇老樣子

出產速度依舊很慢還請大家多多包容QQ

评论(8)

热度(39)